• 俄方:美方毁坏俄领事机构大门驱动装置进入搜查 2019-07-22
  • 一起嗨起来!大国重器组团跳“机械舞” 2019-07-14
  • 老师“成本”太高 日本小学用机器人教英语 2019-07-06
  • 阿呆,那是你家远祖啊,还不跪拜?[哈哈] 2019-07-04
  • 四川乐山公交车爆炸案嫌疑人已被控制 排除恐怖活动 2019-07-02
  • 军报评论:筑牢和平安全的共同基础 2019-07-02
  • “调整断面”治污,如此欺下瞒上必须严查 2019-06-29
  • 走在奠基路上----写在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之际 2019-06-28
  • 最新全省国民体质监测结果发布 广东人“长肉”速度加快 2019-06-27
  • 你用人家文字,征求人家同意吗?[微笑] 2019-06-27
  • [福]什么是“幸福”?这两个字所表示的直接含义就是:“幸”是指机会,“福”就是指拜求神赐田地生长粮棉等生物而足食丰衣。 2019-06-20
  • 【“健”识早知道】“垃圾睡眠”比失眠还可怕?四招助你一夜好眠! 2019-06-20
  • 把课堂上的重点难点录下来 教学类短视频平台前景几何 2019-06-17
  • 肖毅深入南城黎川调研中央环保督察反馈问题整改工作 2019-06-13
  • 摩拜免押金随便骑?但你的钱可能还退不了 2019-06-10
  • 第5章 牧草种得不错

    作品:《大数据修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流文学] //www.htrq.net 更新最快!

        嗯?冯君怔了一怔,抽动一下鼻子,又抬起手臂闻一闻,茫然地回答,“没味儿啊?!?br />
        “是臭味!”老板很果断地一抬手,在鼻前扇一扇,“你这叫自臭不嫌……嗯,我这是善意的告诫,别人未必会提醒你?!?br />
        他不想得罪自己的主顾。

        然而,冯君的反应出乎他的意料,丫先是一愣,然后哈哈大笑了起来,“那我可要多谢你提醒了,要不然多丢人啊?!?br />
        看着这家伙笑着离开,老板也也微笑着摇摇头,“这臭小子,倒是脾气不错……嗯,真的是臭小子,够臭?!?br />
        冯君的高兴,当然是有原因的,身上发臭,这不就是传说中的那啥……洗髓易筋吗?

        果然不愧是奇遇,该有的反应都有,不是假的奇遇。

        在鸿捷会所,想要洗个澡真的不要太简单,大部分的健身会馆都有淋浴设备。

        考虑到自己的衣服可能也有了臭味,冯君回了宿舍,拿换洗衣服,一不小心看到了赵红旗的桌上,有一个手机充电器。

        先拿来用一用!他可不想才买一个充电器,就马上炸开。

        这一次,他用的是右手,很顺利地完成了充电的流程。

        他的猜测果然没有错,老年机开始充电了,缓慢而坚定。

        冯君四下看一看,将充电器插进床底的插座,又将手机关机,也藏在床底,才拿起换洗衣服,快步走出去。

        来到喷头下,他才发现,自己身上不是一般的脏,只不过,皮肤表面的那一层污垢,跟皮肤的颜色极为接近,透气性也不错,他才没有发现。

        至于说臭味?也许有吧,不过很显然,不会特别臭,否则饭店老板估计早就不答应了。

        显然,网络小说对洗髓易筋的描述,不是很正确,污垢不是黑色的,也没那么臭。

        冯君打了足足三次香皂,才将身上洗干净,这坚定了他继续在鸿捷待下去的决心——在外面洗澡,是要花钱的,而且……会所的香皂是免费提供的。

        洗完澡之后,差不多就是中午一点,这个时间段,是健身会所最清闲的时候。

        冯君走出会所,摸出公交卡,骑了一辆公共自行车,去五里地外的手机店,花十五块钱买了一个便宜充电器,看到柜台里几款新上市的智能机,他真的有点购买的欲望,

        已经有了奇遇,还省什么钱?

        不过最后,他还是克制了自己的冲动,这不仅仅是因为他没有找到变现的途径,也是因为宿舍太不安全了,使用老年机,他都担心被偷走,就别说这些新款手机了。

        回到宿舍之后,他换掉赵红旗的充电器,依旧将手机搁在床底下,自己上床呼呼大睡了起来,不过很悲催的是,他忘记打开手机了。

        当他从午睡中醒来,打开手机一看,才愕然发现,已经下午四点了。

        老年机的电量,也已经到了百分之八十三。

        这点电量已经够今天用了,他拔掉充电器,才说要做点什么,赵红旗从门外跑了进来。

        小胖子一头的汗水,气喘吁吁地大喊,“你这人怎么搞的,手机不开机?郭大堂叫你快点过去?!?br />
        冯君的眉头一皱,不解地发问,“什么事这么着急?”

        “还不是昨天的事,”赵红旗笑着回答,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公司连续停电,大堂没时间找你,现在变压器修好了,这个事情当然要处理一下……你昨天下午还旷工来的?!?br />
        冯君奇怪地看他一眼,“我倒霉,你好像很开心?”

        “我有什么可开心的?”赵红旗坚决掩饰自己幸灾乐祸的心思,而是一本正经地发话,“可是你违反公司制度,公司不能不处理吧?”

        冯君很无语地看他一眼,抬脚向门外走去。

        这个时间的健身会所,已经有点小忙了,不过此刻来的多是会员,而且还都是端公家饭碗的——上午忙过了,下午就算是带薪休息了。

        会员多,小弟们就清闲,老司机不需要他们带路。

        郭大堂将空闲的教练和服务员们召集在一起,正在口沫横飞地训话,见到冯君从门外走进来,狠狠地瞪他一眼,“你还有脸来?”

        冯君的火气腾地就上来了,但他还是强压怒火,“我今天睡过了,算我迟到好了?!?br />
        可是郭跃玲又怎么可能轻松放过他?“今天迟到,昨天呢?昨天你不但不维护会所的形象,下午还旷工,我就奇怪了,年纪轻轻就这么眼高手低,谁给你这么大的自信?”

        “公司供你吃供你住,没想到养了这么一只白眼狼……你凭什么敢这么做,凭你的双学位?不是我笑话你,那就是两张废纸,现在的大学生,比狗还多!”

        冯君闻言,火越发地大了,身为大学生,他自己可以说,大学生比狗还多,这是自嘲性质的,别的大学生也可以这么说,但是郭大堂不过区区的中专生,这么说叫骂人!

        他的心一横,直接怼了回去,“我的吃住,是我用劳动换来的,不是公司供的,这个你要搞清楚,而且,昨天的事情,我也不认为我做错了……刘树明的错,凭什么推到我身上?”

        他的心情不太好:大约还是要离开了,可惜了,免费的澡堂,免费的香皂。

        “凭什么?”郭跃玲气急而笑,声音越发地尖厉了起来,“就凭刘树明是教练,所以错的就只能是你,怎么,你有意见?”

        这逻辑真的太赤、裸了,也太毁人三观了,然而,这才是真实的生活,教练的优先级,就是要高于小弟——有证的毕竟是少数,没证的壮劳力,哪里找不到?

        冯君心里没什么好气,所以针锋相对地回答,“我当然有意见,对的就是对的,错的就是错的……教练证?在我眼里也不过是一张废纸!”

        其他几个教练闻言,脸色齐齐一黑,尼玛……小子你要找事?

        其实话一出口,冯君就意识到错误了,但是……错就错了呗,已经说了的话,何必后悔?

        郭大堂闻言,却是不屑地一笑,“教练证?还真就管用,不怕明白地告诉你,在我眼里,在这个行业里,教练证比你那个狗屁的双学位重要得多!”

        冯君垂在腰际的双手,慢慢地攥了起来,他眼睛一眯,咬着牙发问,“你是在骂我吗?”

        “骂你是看得起你,”郭跃玲不屑地冷冷一笑,“怎么,你还想打我?”

        冯君倒是没想打人,如非不得已,他不愿意对女人动粗。

        他只是想辞职,奇遇跟宿舍没有关系,他此刻离开,大不了就是增加了一些开销。

        然而,就在他即将开口之际,身后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冷冷地响起,“发生什么事了?”

        大家扭头一看,顿时愕然,原来竟然是公司总经理驾到。

        今天的红姐,换了一件白色小领的短袖上衣,浅灰色的铅笔裙。

        这一套装束,别的女人穿在身上,是标准的都市白骨精,但是穿在她身上,竟然穿出了不尽的威压,和咄咄逼人的气势。

        女人不穿丝袜,似乎就少了很多掩饰和伪装,尽显当家人的风范。

        郭大堂也才发现领导驾到,忙不迭地解释,“红姐,我正在狠抓典型,没看到您过来……公司现在的风气不好,小家伙们都吊儿郎当的,必须狠狠煞一下这歪风邪气?!?br />
        “唔,”红姐不置可否地点点头。

        郭跃玲却是知道,自己必须给老总一个交待,于是一指冯君,“这个小家伙就是典型之一,不团结同事,昨天旷工,今天迟到……”

        顿了一顿之后,她又想到一些别的事儿,“有些会员比较赏识他,他却不识抬举?!?br />
        “哦?”红姐上下打量冯君两眼,脑子里有点印象了,“客人赏识”意味着什么,她心里相当地清楚,会所里也确实有那么几个另类,“这是那个研究生,对吧?”

        冯君的嘴角抽动一下:是双学位,不是研究生!

        “是,”郭跃玲点点头,“他叫冯君,一直不怎么合群?!?br />
        “唔,”红姐又点点头,然后眼睛猛地一亮,“冯君……你就是‘落花时节’?”

        “咳咳,”冯君尴尬地咳嗽两声,这种时间段,红姐你当着员工说游戏,真的好吗?

        “没错,他的qq名就是落花时节,”赵红旗叫了起来,“说什么是落花时节又逢君……骚包得很?!?br />
        红姐很无语地看他一眼,“社会你红姐”这名字也很骚包,你咬我不成?

        其实她此刻过来,并不是偶然的心血来潮,而是有原因的。

        搞清楚现场的情况之后,红姐冷冷地扫一眼刘树明,“这次就算了,下一次你敢再骚扰会所的顾客,不要怪我不客气?!?br />
        刘树明被这一眼看得毛骨悚然,想也不想就连连点头,“红……红姐,我知道错了?!?br />
        没有谁敢无视红姐的警告,会所从开业到现在,不是没有遇到过麻烦,但是紧接着,那些麻烦制造者,都会遇到更大的麻烦。

        这些传言是否属实,鸿捷的职员们再清楚不过了。

        刘树明觉得自己的腿肚子都开始痉挛了。

        红姐又看一眼冯君,微微颔首,“你……嗯,牧草种得不错?!?br />
        (新书上传,点击、推荐、收藏,一个都不能少,风笑谢谢大家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

  • 俄方:美方毁坏俄领事机构大门驱动装置进入搜查 2019-07-22
  • 一起嗨起来!大国重器组团跳“机械舞” 2019-07-14
  • 老师“成本”太高 日本小学用机器人教英语 2019-07-06
  • 阿呆,那是你家远祖啊,还不跪拜?[哈哈] 2019-07-04
  • 四川乐山公交车爆炸案嫌疑人已被控制 排除恐怖活动 2019-07-02
  • 军报评论:筑牢和平安全的共同基础 2019-07-02
  • “调整断面”治污,如此欺下瞒上必须严查 2019-06-29
  • 走在奠基路上----写在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之际 2019-06-28
  • 最新全省国民体质监测结果发布 广东人“长肉”速度加快 2019-06-27
  • 你用人家文字,征求人家同意吗?[微笑] 2019-06-27
  • [福]什么是“幸福”?这两个字所表示的直接含义就是:“幸”是指机会,“福”就是指拜求神赐田地生长粮棉等生物而足食丰衣。 2019-06-20
  • 【“健”识早知道】“垃圾睡眠”比失眠还可怕?四招助你一夜好眠! 2019-06-20
  • 把课堂上的重点难点录下来 教学类短视频平台前景几何 2019-06-17
  • 肖毅深入南城黎川调研中央环保督察反馈问题整改工作 2019-06-13
  • 摩拜免押金随便骑?但你的钱可能还退不了 2019-06-10
  • 3d试机号695历史记录 广东26选5历史开奖结果 北单胜负过关赔率 江苏e球彩进球走势图 中国竞彩网足球即时比分直播 北单131205预测 两码中特公式 腾讯nba比分 山东11选5最准的计划软件 京东彩票怎么领奖 河南快赢481现场视频 六和彩白小姐旗袍图 广东好彩1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pc蛋蛋多少蛋蛋换一元 湖北快3未出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