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票票实施全链路营销策略,推动电影宣发进入“共振”时代 2019-05-19
  •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年度报告(2013)》出版发行 2019-05-16
  • 婚车停道路中间新人下车跳舞 交警一经查实将严处 2019-05-16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5-14
  • 郑板桥的“六分半书” 2019-05-14
  • China Fokus Richtungsweisende Zwei Tagungen stellen Weichen für neue ra“ 2019-05-06
  • 彭佳慧街头拥吻小16岁嫩男 前夫首发声:一起保护这个家 2019-05-05
  •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5-04
  • 2018中国发展高层论坛 2019-05-04
  • 视频:热心球迷!陈奕迅吴秀波惊现世界杯开幕式现场 2019-05-03
  • 【记者直击】花莲地震已确认有两名失踪人员被困同一地点 2019-05-03
  • 成都对受处分干部进行教育疏导 "一对一"帮扶解心结 2019-05-02
  • 广州市黄埔区人民法院公告专栏 2019-04-25
  • 网约车谨防四类风险 小心遗落手机被司机私自转账 2019-04-23
  • 那你说说看,哪个国家什么时候是由劳动者主导的?[哈哈] 2019-04-22
  • 第7章 神秘空间

    作品:《大数据修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流文学] //www.htrq.net 更新最快!

        冯君所在的员工宿舍里,有四张床,其中一张床没人睡,只有两个室友:赵红旗和秦涛。

        这俩都是会所的小弟,赵红旗跟冯君关系有点紧张,秦涛是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响屁的性格,除了上班时间,就是喜欢泡在网吧玩游戏,是死宅的属性。

        不过秦涛虽然喜欢泡网吧,却从来不会夜不归宿,只是回来得会很晚。

        他是郑阳本地人,跟冯君的关系也很一般。

        冯君看一看空荡荡的农场,又看一眼熟睡中的二人,悻悻地撇一撇嘴——这两人的嫌疑很大,但是……这是两个人啊,确定不了哪个嫌疑更大。

        总之,身在底层就是这样了,各种龌龊的心思、丑恶的嘴脸、卑劣的行径,都会不加掩饰地暴露出来。

        损人不利己?这实在太正常了。

        冯君默默地叹口气,没办法,谁让自己的屏幕?;っ挥猩柚妹苈肽??

        不过下一刻,他的眼睛就是一亮:既然握草很累,铲除牧草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一时间,他就忘了,没准他可以用右手去收取牧草的。

        总之,这件事并没有太影响他的心情,走出宿舍,他还特意去大吃了一顿早餐,直吃到油条堆到了嗓子眼,才心满意足地放下碗筷。

        想进入农场摸索规律,那真的是个体力活儿。

        无视了摊主讶异的目光,他又帮小李买了一份早餐,施施然来到了会所。

        昨天晚上他没过来,他所负责的区域,被人打扫得很干净,冯君转悠一圈,发现小李还没到,他又溜溜达达地来到了员工更衣室。

        刘树明已经来了,看到他进来,脸色顿时黑了下来,过了一阵,才黑着脸问一句,“我的充电器,是不是你搞坏的?”

        冯君白他一眼,也不说话,拿出手机,自顾自地划了起来。

        刘树明气得脸色发青,却是不敢再问,只能狠狠地吐口唾沫,“小白脸,还真以为自己是正经人了?”

        这话就有点影射冯君和红姐的关系了,但是他又没点名,而且冯君的肤色算不得白皙,只是不黑,被人称作小白脸,大概是跟他学历比较高有关。

        冯君也不计较对方的影射,他将左手放在桌上,手指无意识地敲打着桌面,然后又将手机放在桌上,用左手手指去点屏幕的空白处。

        他知道,自己的左手不能点qq农场,甚至连别的图标也不敢点,但是……点屏幕的空白处,总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吧?

        这种行为,属于闲得蛋疼,而老话又说得好——无事生非!

        于是下一刻,冯君就悲剧了,他很惊讶地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奇怪的空间。

        这是一片荒地,入目的全是砂砾,仿佛是身处戈壁滩一般。

        他抬头看一看,天上是有太阳的,不过格外地大,比正常的太阳大了一倍不止,再往远处看去,能看到一座座山峰和若有若无的绿色。

        但是他身处的地方,是一片荒凉,看不到任何的植物,也没有什么动物,甚至连昆虫都没有,有的只是不尽的砂砾,以及一阵阵凛冽的寒风。

        冯君目瞪口呆地愣了好一阵,才轻声嘀咕一句,“尼玛,我还……真是手欠啊?!?br />
        此刻他想出去的话,应该能轻易地就退出去,不过,既然已经来了,他打算四处走一走,看一下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至于说他是在刘树明的眼皮子底下进入手机的,那也无所谓,此刻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反正进入这里之后,外面的时间就应该停止了。

        他又四下看一看,发现疑似东方的位置,不但有远山和隐约的绿色,极近目力看去,似乎……还有一些比较整齐的建筑。

        那就过去看看呗,冯君抬脚向东方走去,他早饭吃得够饱,暂时不用担心体力问题。

        不过,看山跑死马,这话真不是白说的,他走了差不多三个小时,才稍微拉近了一点距离,这时候他已经能隐约看清了,那一排排的建筑,似乎是房屋。

        这房屋里,会有什么人吗?冯君的眉头皱了起来,按照网络小说的写法,这时候他得隐藏身形,提防房屋周边出现各种反派。

        他抬头看一看太阳,已经有些西斜了,光和热都在下降,戈壁滩上有点冷了,吹来的风也大了起来,他这才一停下,就觉得身上有点发凉。

        于是他竖起了衣领,好抵御一下寒风。

        不过下一刻,他顿时就一蹦老高,“我去……我把衣服带进来了?”

        这个发现,让他实在太激动了,手机外的郑阳市,此刻正是秋初时分,冯君穿着的是长袖衬衣和长裤,这是鸿捷会所的夏装标配。

        他伸手向裤子口袋摸去,果不其然,他摸到了香烟和打火机。

        打火机不是防风的,冯君费了好大功夫,才点起了一支香烟,惬意地深吸两口,忍不住咧嘴笑了起来,“发达了,发达了,这变现能力……实在太强大了?!?br />
        有了这么个储物空间,已经满足了他对奇遇的全部期待。

        想一想之后,他决定还是悄悄接近那几排房子,不为别的,只是因为进入手机空间一次,需要的电量实在太多了,在自己收获现金之前,还是尽量节省有限的资金。

        又过了两个小时,他终于鬼鬼祟祟地来到了距离房子一里地左右。

        此刻的太阳,越发地向西了,风也更加地凛冽了。

        冯君却是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些房子,“原来是……废墟?”

        这显然是个什么村落,房子不多,七八十间,房顶全部被摧毁了,墙体也被破坏得差不多,留下的就是残垣断壁。

        只不过房屋规划得比较齐整,所以从远处看上去,这里是有规律的建筑物。

        村落的西边,甚至还有一个大大的打谷场,甚至还有一个石头碾子。

        碾子上的木轴尚在,碾架却已经不知了去向,整个村子显得越发地残破和荒凉。

        冯君的眉头紧皱,不住地暗暗盘算:这个村子……不会还有人在吧?

        直觉告诉他,这里已经很久没人居住了,但是……人在江湖,要时刻小心别人杀人夺宝啊。

        哦错了,是杀人夺奇遇。

        可是就这么离开的话,下一次积攒够能量进来,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冯君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心一横,算了,大不了回头买些电来用。

        关键是……现在这里,真尼玛太太太冷了一点!

        下一刻,他就又出现在鸿捷的员工更衣室里。

        紧接着,不远处传来砰的一声响,冯君侧头一看,发现刘树明正在狠狠地关上衣帽箱。

        看来这厮没发现我的异样!冯君轻出一口气,不过紧接着,他就一抬手,狠狠地砸了自己的大腿一下——尼玛,我真是只猪啊。

        他此刻才意识到,既然自己进入手机之后,外界的时间是停顿的,那么,不管他外界的身体出现什么异样,也只是可以忽略不计的那么一刹那。

        甚至,哪怕他的身体也进入了手机,别人都未必能发现……时间在这一刻,是停止的。

        早知道这样,要什么自行车……错了,借什么手机啊。

        他收起手机,将衣服锁进衣帽箱,推开淋浴室的门走进去——就这么一段时间,他的身上又分泌出了一层油腻。

        将热水拧到最大,感受着那滚烫的水流冲击着冰冷的肌肤,他惬意地长出一口气——太爽了,刚才我差点被冻死啊。

        洗着洗着,他就又开始盯着手臂上的印痕琢磨,颜色黯淡到这样的程度,最多也只能再进入空间一次了吧?

        从淋浴室出来,换上衣服之后,他走出更衣室,发现小李已经来了,不但吃完了早餐,还站在前台,热情地为两名年轻人讲解着什么。

        冯君想一想,觉得似乎也没什么必要去借手机了——时间停止的那一刹那,谁会发现自己是什么状况?

        正经是他需要做好相关的准备,再次去那片荒野走一趟,一来落实空间的储物能力,二来……最好也能搞清楚,那片荒野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然,具体的细节,他还是要好好盘算一下,不能轻易地浪费能量。

        接下来整个上午,就那么波澜不惊地度过了,中午的时候,他还是没有去食堂吃饭,而是三天里连续第三次去了苍蝇馆子。

        这一次他吃得没前两次多,不过老板也没计较这个,只是在结账的时候,冷不丁地出声发话,“你最近是不是长个了?”

        “长个?”冯君侧头看他一眼,笑着点点头,“二十三,窜一窜……没准呢?!?br />
        事实上,他也有类似的感觉,感觉自己似乎高了一点点。

        “肯定长个了,”老板点点头,非常确定地发话,“本来你跟我一般高,现在……你比我高出那么一点了?!?br />
        身材相近的人,最能直接地感受到对方的高矮变化。

        “是吗?”冯君听说,也兴致大增,在国人当中,他一米七三的个头,其实不算低了。

        然而,现在大家都是以高为美,甚至在前两天,王海峰说,一米七五也不过是三等残废。

        那厮的身高是一米八一,说这种话当然没有压力。

        (新书上传,求点击、推荐和收藏支持,别人三陪,风笑三求。)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

  • 淘票票实施全链路营销策略,推动电影宣发进入“共振”时代 2019-05-19
  •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年度报告(2013)》出版发行 2019-05-16
  • 婚车停道路中间新人下车跳舞 交警一经查实将严处 2019-05-16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5-14
  • 郑板桥的“六分半书” 2019-05-14
  • China Fokus Richtungsweisende Zwei Tagungen stellen Weichen für neue ra“ 2019-05-06
  • 彭佳慧街头拥吻小16岁嫩男 前夫首发声:一起保护这个家 2019-05-05
  • 亚冠18决赛首回合最佳阵容:哈维坐镇 曾诚中超独苗 2019-05-04
  • 2018中国发展高层论坛 2019-05-04
  • 视频:热心球迷!陈奕迅吴秀波惊现世界杯开幕式现场 2019-05-03
  • 【记者直击】花莲地震已确认有两名失踪人员被困同一地点 2019-05-03
  • 成都对受处分干部进行教育疏导 "一对一"帮扶解心结 2019-05-02
  • 广州市黄埔区人民法院公告专栏 2019-04-25
  • 网约车谨防四类风险 小心遗落手机被司机私自转账 2019-04-23
  • 那你说说看,哪个国家什么时候是由劳动者主导的?[哈哈] 2019-0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