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俄方:美方毁坏俄领事机构大门驱动装置进入搜查 2019-07-22
  • 一起嗨起来!大国重器组团跳“机械舞” 2019-07-14
  • 老师“成本”太高 日本小学用机器人教英语 2019-07-06
  • 阿呆,那是你家远祖啊,还不跪拜?[哈哈] 2019-07-04
  • 四川乐山公交车爆炸案嫌疑人已被控制 排除恐怖活动 2019-07-02
  • 军报评论:筑牢和平安全的共同基础 2019-07-02
  • “调整断面”治污,如此欺下瞒上必须严查 2019-06-29
  • 走在奠基路上----写在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之际 2019-06-28
  • 最新全省国民体质监测结果发布 广东人“长肉”速度加快 2019-06-27
  • 你用人家文字,征求人家同意吗?[微笑] 2019-06-27
  • [福]什么是“幸福”?这两个字所表示的直接含义就是:“幸”是指机会,“福”就是指拜求神赐田地生长粮棉等生物而足食丰衣。 2019-06-20
  • 【“健”识早知道】“垃圾睡眠”比失眠还可怕?四招助你一夜好眠! 2019-06-20
  • 把课堂上的重点难点录下来 教学类短视频平台前景几何 2019-06-17
  • 肖毅深入南城黎川调研中央环保督察反馈问题整改工作 2019-06-13
  • 摩拜免押金随便骑?但你的钱可能还退不了 2019-06-10
  • 第二十一章 烦躁

    作品:《被穿越的境界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流文学] //www.htrq.net 更新最快!

        “第十二个!”

        仿佛突然从墙角平面的阴影之中一步迈出,然后变成了立体一样,穿着校服的少年反手握着锋利的匕首,干脆利落的将一个摇摇晃晃的、正从自己身前经过的「丧尸」,就这么一刀捅穿了脖颈。

        乌黑的匕首在光线之下也没有任何反光,然而匕首锋刃之上的一行细微的铭文,却在匕首洞穿扭曲人形的脖颈的那一瞬间,闪过了一抹淡淡的金色光芒。于是那个恶灵就这么一声不哼的身体一歪,周身燃起了一种淡淡的火焰,不到两秒钟的时间就化作了一滩灰烬。

        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的穆修,注意到五分钟的时间都已经过去了,自己的任务依然没有提示完成,这就意味着这座废弃大楼里还存在着其他的恶灵。他默默的将目光移向了不远处那通往更上一层的楼梯间,漆黑之暗如同巨兽张开的大嘴,正等待着自己走进去被它所吞噬那样。

        只剩下最后一层楼和天台了,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他这么想道,然后甩了甩手中的锋利匕首,身影再次隐进了背后的阴影之中,几乎与黑暗融为一体那样。一路上他就是靠着气息遮蔽的技能,没有被任何一个类型D的恶灵发现,干脆利落的一路暗杀过来,如同最高超的刺客一般简直就是砍瓜切菜。

        穆修突然有些想要走刺客的路线了,甚至刚刚还下意识的查询了一下各种潜行系列的技能以及装备什么的,幸好在计算了一下需要的奖励点数和支线剧情,以及考虑到自己目前的初步模板成型投入的资源,他还是理智的选择了放手。

        他发现很多东西自己还需要继续亲身经历,才能够考虑的更加的周详——

        就好譬如说他手中的这把驱魔匕首,就已经花费了五百奖励点数的兑换。这么一来的话,就算是这一次的任务完美完成,但是一出一入,他其实根本就没有赚到任何的奖励点数,只不过是堪堪的与原来持平而已。

        可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因为他之前已经对第一个遇上的恶灵做了实验,那就是如果没有合适的手段或者武器的话,他的电磁操纵能力只能够勉强消灭一个类型D的恶灵,然后就会陷入电力不足的状态,大概需要好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回来,然而任务却是有着时间限制的。

        至于武装色霸气,他只不过是刚刚完成掌握,C等级的武装色霸气并不能够做到外放,演化为攻击力,至于缠绕在武器上加强攻击力道就更加是想也不用想,估计需要他将这种能力彻底开发突破到较高层次,才有可能完成。

        也就是说,穆修目前并没有什么对付灵类敌人行之有效的手段,而完全依靠兑换消耗品来度过难关的话,他却也知道自己必然会出现依赖性,这对于以后的心性成长和意志力并非是什么好事情……因此最终犹豫了一会儿之后,他还是选择了兑换这么一把能够有效杀伤灵类敌人的驱魔匕首。

        哪怕表面上来看,还不如简单的兑换一些消耗品硬生生砸过去,至少能够挽回损失。

        可是实际上,他却知道这种真正战斗的经验、经历却是自己所必要的。

        快速的走过黑暗的楼梯,这一次穆修并没有看见还有什么恶灵在游荡,但是空气之中的那种腐臭味道却似乎更加的浓郁恶心了一点儿。这一路搜索过来,他已经知道了这是一栋破旧的废弃医院大楼,因为之前看见了病房的废墟,看见了因为匆忙逃离而没有收拾好的手术室,甚至是看见了泡在化学药品里的奇怪的人体组织……

        那些异臭味道就是从那些被打破的瓶罐里散发出来的,有些能够看出是人类的大脑,有些能够看出是枯萎缩水了的人体组织,但是有些东西却无论如何联想也很难和人类身体的哪一部分联系起来,不知道是什么生物的肢体组织。

        ——这座医院大楼恐怕在没有废弃之前也是很有古怪的样子,不过终究是以前的事情了,穆修也没有任何的心思追究。

        他只是皱着眉头打量着第六层的楼层空间,周围是昏沉沉的黑暗,就连走在走廊上的脚步声也听不到,似乎这一层已经没有游荡的恶灵了那样。不过因为任务一直没有完成,所以他不是太相信这样的事情。而且有一个办法就是他撤去气息遮蔽的技能效果,也许闻到了生人气息的恶灵就会蜂拥而来也说不定。

        但是少年之前一直都没有把握能不能够同时对抗复数个以上的恶灵,所以不想要冒险罢了。不过现在已经是最后一层楼了,再往上就是天台,按照下面五层的恶灵密度来看,貌似应该不算太过困难?!

        “唔——??!”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他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匕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觉得这夜间的废弃医院大楼貌似有些眼熟的样子。

        还没有等穆修从记忆之中搜索到,自己到底是从哪个恐怖游戏之中看见的场景,或者是之前「发病」时候看见的异世界的影像而获得的即视感,他就已经像是触动了什么回忆一样,双眼紧闭,恍恍惚惚地站在那里。

        隐约而模糊的在眼前闪过的片段,陌生而又熟悉,好像是自己经历过的或者正在经历的场景,但是又像是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实感,完全陌生的感觉。这并不是自己的那种病理性幻视,或者应该说穆修并不能够确定自己现在是不是出现了幻视,因为……这种感觉与之前「发病」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

        他下意识的按住了胸口,感觉到一种极其强烈的不安,极其强烈的寂寞。

        他不自禁要去撕扯胸口的不安与焦躁,然而却丝毫感觉不到痛苦和悲伤。

        不过这种感觉来的快,去得也快,就像是完全就是幻觉或者错觉一样,情绪的波动迅速的平静了下来??墒悄滦奕赐蝗桓芯醯揭徽蠛鋈缙淅吹钠1?,呼吸都好像有些难为了起来。

        有什么事,被自己遗忘了。

        他的喘息略微变得有些粗重,好像是一瞬间莫名其妙的就失去了过度的心力与体力一样。他胡乱地挥舞着手臂,努力的回忆着自己此刻有些混沌的记忆,却没有能够想起来自己到底忘记了什么事情,这让穆修突然没来由的感觉到一阵极度的烦躁。

        而等到他近乎粗暴的命令自己冷静下来,恢复到了更加清醒的状态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气息收敛的状态已经被打破了,四周正有着密密麻麻的狰狞影子在缓慢的、摇摇晃晃的向着他逼近。

        穆修用力地抹了一把鼻子,握紧了手中的乌黑匕首。

        ……

        ……

        十分钟之后。

        废弃大楼天台,轻轻掩上的门户被人吱呀一声的从内部推开。

        临近午夜十二点的时分,飘扬的雪花早已经停下,但是大地上却已经变成了银装素裹的一片,灯火通明的城市装饰上了迷人的雪景,屹立在无垠深蓝的夜空背景下。

        清冷的残月照耀着,穿着黑色的水手服,仅仅只在外边披着一件羽绒大衣,提着一个长条形的包裹的黑长直美少女,镇定自若的从楼房内部的黑暗空间之中走出来,来到了空旷的天台上。倒映在少女那如黑珍珠般完美无瑕的紫色双眸中的,是不远处的几滩浅浅的、几乎要被白雪覆盖过去的灰烬。

        她像是早有预料一样,舒了一口气,但是却并没有立即放松警惕,而是继续小心仔细的搜索了最后的整片天台的区域,连蓄水的储水池都没有放过,然后才回到了铁门之前。

        少女微微俯下身子,看着被人暴力破坏的铁门,明明是从里面被彻底锁死了的门闩,现在却被人同样的从里面破开了。她并不会什么侦探、追查的技巧,然而这也不需要什么技巧。

        毕竟任谁都好,只要不是瞎子就都能够看出来门闩上那清晰的指印,还有一个深深凹陷进去的清晰鞋印。就能够明白到底是何等的暴力破坏了这扇几乎封死了铁门……

        就和下面的六层楼的所有被踹开的被封死房门一样的暴力,唯一不同的就是天台上的铁门似乎还额外的得到了,在简单粗暴的一脚之外的特殊待遇。

        “指印和灰尘、铁锈的痕迹都很清晰……而且从侦测到这个灾害源出现开始,到现在也不过二十分钟,所以是谁解决了这里的问题吗?!”

        谏山黄泉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在冷空气中凝成了一道白雾。

        而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嗯,已经解决了?!?,不是我做的,虽然只是一个类型D的超自然灾害源,但是——在我赶到的时候这里就已经被人清理干净了……是的,不知道是什么人,但是动作非常的利索……嗯,好的,我这就回去?!?br />
        作为环境省·自然环境局·超自然灾害对策室的代理人及主要战斗力,今天夜晚当值的谏山黄泉放好了手机,轻轻地叹了口气。作为半官方编制的高等灵力者,她们这样的人本来就是全年无休的,就好譬如今天晚上已经是平安夜,她也没有能够好好的放个假。

        而且本来应该在办公室里安安静静的享受着暖气,喝着热咖啡、看着资料的少女,还得在侦测到灾害源的出现之后,马上就动身离开温暖的办公室,在雪夜之中孤身一人快速地赶往案发地点,防止出现事态升级、变成将普通人都给卷进去的事故。

        ——类型D的恶灵当然不需要她这样的环境省辖下最强战力出马,甚至就连普通的类型C恶灵,对策室也只需要出动一两个普通的战斗力就能完美完成退治工作。

        可是灾害源不同,一般来说一个灾害源都是至少集合几十个相应等级的恶灵以及偶尔还能够刷新出高一级的一个或者几个恶灵。再加上今天晚上是她当值,所以考虑了一下觉得一个类型D的超自然灾害源实在不值得惊动还在休息的战友,于是谏山黄泉干脆就自己出马了。

        不过现在看来,貌似就算是她当作是没看见也没有关系,已经有野生的退魔师什么的路过干掉了这一窝的恶灵了?!

        只是看着门闩上留下的清晰的指印,黑发少女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如果真的是如同表面上推理得出的事实一样,那么她已经不太清楚到底那边才是怪物了,普通的人类能够有这么可怕的握力?!

        灵力者只不过是拥有普通人没有的才能的人,但是说到底本身还是人类,最多就是能够通过某些秘术或者灵力短暂的激发身体的能力而已。本质上依然还是不能够举起超出自身体重的重物,被铁元素的子弹头可以轻易击穿身体,缺少了某种气体的供应不需要五分钟就会死亡……的孱弱人类。

        但是这种徒手能够捏断铁门闩的怪力,却未免有些让人在意了。

        ……

        ……

        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离开之后,后脚就又有某个少女赶到了现场,并且通过第一手的信息掌握,察觉到了自己的某些不正常的地方。

        不过穆修已经完全不在意了,他只是满脸疲惫的走在平安夜雪地的街道上,那把乌黑的匕首也被他妥善的藏在了身上。他现在没有什么精力去空想太多其他的事情,而是只恨不得马上回到自己的家里,好好的睡上一觉。

        他的体力依然充沛,可以轻易的撂倒十来个小混混——就在两分钟之前,他就是这么做的。

        然而穆修真正消耗的,却是莫名的心力。

        他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这么疲惫,这么空虚,他什么都不愿意去想,只想好好的睡一觉。

        然而对于道路的不熟悉,还是让他在圣诞节到来之后的半个多小时后,才成功的找到了道路回去。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

  • 俄方:美方毁坏俄领事机构大门驱动装置进入搜查 2019-07-22
  • 一起嗨起来!大国重器组团跳“机械舞” 2019-07-14
  • 老师“成本”太高 日本小学用机器人教英语 2019-07-06
  • 阿呆,那是你家远祖啊,还不跪拜?[哈哈] 2019-07-04
  • 四川乐山公交车爆炸案嫌疑人已被控制 排除恐怖活动 2019-07-02
  • 军报评论:筑牢和平安全的共同基础 2019-07-02
  • “调整断面”治污,如此欺下瞒上必须严查 2019-06-29
  • 走在奠基路上----写在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之际 2019-06-28
  • 最新全省国民体质监测结果发布 广东人“长肉”速度加快 2019-06-27
  • 你用人家文字,征求人家同意吗?[微笑] 2019-06-27
  • [福]什么是“幸福”?这两个字所表示的直接含义就是:“幸”是指机会,“福”就是指拜求神赐田地生长粮棉等生物而足食丰衣。 2019-06-20
  • 【“健”识早知道】“垃圾睡眠”比失眠还可怕?四招助你一夜好眠! 2019-06-20
  • 把课堂上的重点难点录下来 教学类短视频平台前景几何 2019-06-17
  • 肖毅深入南城黎川调研中央环保督察反馈问题整改工作 2019-06-13
  • 摩拜免押金随便骑?但你的钱可能还退不了 2019-06-10
  • 急速赛车公式 全程打闲一年100万 香港六合彩開獎號碼查詢大樂透 足彩2串1什么意思 32张硬牌牌九做庄技术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 六合图库区 20选5在网上买 山东11选5技巧斜线 福建36选7中4个号码多少钱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实况足球2019完美德甲 中国足彩网1 中国体彩福彩开奖公告 二八杠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