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俄方:美方毁坏俄领事机构大门驱动装置进入搜查 2019-07-22
  • 一起嗨起来!大国重器组团跳“机械舞” 2019-07-14
  • 老师“成本”太高 日本小学用机器人教英语 2019-07-06
  • 阿呆,那是你家远祖啊,还不跪拜?[哈哈] 2019-07-04
  • 四川乐山公交车爆炸案嫌疑人已被控制 排除恐怖活动 2019-07-02
  • 军报评论:筑牢和平安全的共同基础 2019-07-02
  • “调整断面”治污,如此欺下瞒上必须严查 2019-06-29
  • 走在奠基路上----写在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之际 2019-06-28
  • 最新全省国民体质监测结果发布 广东人“长肉”速度加快 2019-06-27
  • 你用人家文字,征求人家同意吗?[微笑] 2019-06-27
  • [福]什么是“幸福”?这两个字所表示的直接含义就是:“幸”是指机会,“福”就是指拜求神赐田地生长粮棉等生物而足食丰衣。 2019-06-20
  • 【“健”识早知道】“垃圾睡眠”比失眠还可怕?四招助你一夜好眠! 2019-06-20
  • 把课堂上的重点难点录下来 教学类短视频平台前景几何 2019-06-17
  • 肖毅深入南城黎川调研中央环保督察反馈问题整改工作 2019-06-13
  • 摩拜免押金随便骑?但你的钱可能还退不了 2019-06-10
  • 第五章 事情不大对头

    作品:《被穿越的境界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流文学] //www.htrq.net 更新最快!

        “要不今天就先到此为止吧,公主大人?”

        不着痕迹的在竹取翁过来之前,将身边缭绕着的昏色光幕彻底隐去了,穆修这一次主动向后退了一步摊了摊手,表示自己的确并无恶意,但是他和蓬莱山辉夜之间的相对距离依然没有变化。

        他的神色平和,眼神平静而认真,也没有散发出因为锁定了“目标”而导致的杀气敌意之类的危险气息。

        不过就算是有恶意也好,穆修其实也没有什么办法能够真正威胁到眼前的这位公主大人就是了。毕竟对方之前一直对自己避而不见,直到现在才肯真正露面,自然不可能是一时冲动所做出来的选择。

        正常人都肯定会选择尽量渡过自己的虚弱期,恢复了过来之后,确定能够确保自身安全,才会去做一些可能会有风险的事情的,在这问题上即使是月之公主同样也不例外。

        ——毕竟现在可是她这一生当中最为落魄的时候。

        而且刚刚的短暂小冲突就已经足够证明了,蓬莱山辉夜也许直接战斗力并不如何惊人,但是她本身所掌握的概念性的能力却是麻烦得要死,至少相对来说,已经是绝对有自保之力了。

        更何况,她还是拥有不死之身的蓬莱人,正是因为在月面上处刑无果才被流放到大地上的。

        “”

        黑长直少女见状明显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也撤去了永远之力,但她那一双如同黑玉般的眸子却是紧紧盯着穆修,依然显得非常警惕。

        不过结果总算让她松了口气,一直到赞岐老翁稍显缓慢的走到了她的跟前站定的时候,穆修也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暴起发难什么的更是不存在的。

        事实上,在这个时候穆修已经干脆利落的告辞转身离开了。

        毕竟这个时候因为竹取翁的出场,明显已经不再适合多说什么,况且在穆修看来,赞崎造麻吕的出场对他来说其实是一件好事——

        因为借助这么一件事,自己算是通过行动与诚意,一定程度上的证明了自身真的是没有什么恶意的。

        至少不用再想什么借口来解除之前的失误所造成的误会,要知道蓬莱山辉夜的怀疑不无道理,要是易位而处,穆修肯定觉得全世界都要害自己了。

        所以少年差点儿要给老爷爷赞叹一句“神队友”,还要送上五星好评再点三十二个赞。

        因此,他此刻几乎没有丝毫的迟疑,直接告辞之后便转身离开,完全不拖泥带水,显得很是干脆利落。

        “”

        “”

        一直沉默的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回到村子方向的雪地尽头,赞崎造麻吕的目光在蓬莱山辉夜的身上扫视了一番,确认她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才明显的松了口气。

        然后他犹豫着道——

        “那个就是之前我和你说过的那个、那个人,你之前不是一直避开他的吗?怎么现在又和他见面了?怎么样,他没有做些什么吧?”

        “放心吧,我没事的”蓬莱山辉夜凝视着那个方向,轻声言道:“这个人的确是很危险的非人,但是还伤不了我。而且不是我想要和他见面的,他自己找上门来我也没有办法?!?br />
        “”老翁叹了口气,欲言又止,而且忍不住在寒夜之中瑟瑟发抖。

        “造麻吕你不用担心,回去也叫婆婆放宽心便是,他既然伤不了妾身,那么唯一能够入手的方面就只有与妾身亲近的你们了?!?br />
        黑长直少女微微歪头,不以为意的说道:“但是这些天他都没有动手,刚刚也没有对你出手,想必应该不是丧心病狂的狂徒”

        竹取翁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眼神希冀的问道:“姑娘啊,我不是说这个问题我是说,刚刚他叫你做公主大人啊,是不是他认识你?你以前在天上真的是公主吗?”

        “”..

        “”

        蓬莱山辉夜眼眸深处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异色,不过她只是轻轻摇头,低声道:“我也不清楚造麻吕,我们先回去吧,不要让婆婆太担心了,天气太冷你们就不要总是出来了?!?br />
        竹取翁失望的情绪几乎全部写在了脸上。

        而黑长直少女则是回过头去,看了一眼身后正在逐渐的冻结上的湖面,若有所思。

        回到自己目前的房子,穆修关上门之后,就在地板上的兽皮毛毡上坐了下来。

        这个时候身前的火坑之中的火焰已经弱了许多,他顺手就将几根木柴扔进去,并且将出去之前刚刚制作完成的符文石一并砸进其中,“蓬”的一声沉闷的闷响,火焰直接就窜得老高,磅礴的热量辐射出来。

        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反正这种低级符文石基本上都是效果单一的,他纯粹就是用来练练手提升制作符文石的熟练度的。最多就是个火球术爆发的威力,现在压制一下威力单纯的用来点火也不心疼。

        毕竟原材料就只是石头而已,到处都有,即使高级符文石对于材质要求高上许多都好,也不是太难找到。

        甚至要是如果失心疯了,直接从大光球里面兑换的话,那么只需要数十上百奖励点数,就能够换来以后可能一辈子都加工不完的原材料。

        不过幸好,穆修目前精神状态正常,脑袋发昏的迹象还不是特别严重。

        所以他只是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然后伸出手掌,掌中燃起一道昏色的焰光。

        紧接着他尝试控制了一下,却发现所有心灵之光都拥有的基础效果,类似念动力的护体和控物等等,目前却是只有前一项,只能够说是还不完全的心灵之光。

        不过这已经让穆修非常的心满意足了,因为如果真的有更加过分的表现的话,怕不是他自己都会害怕起来。

        缓缓合拢五指,焰光也徐徐的消失在手掌之中。这个时候,穆修也忍不住微微闭上眼睛,思索着刚刚的事情。

        他总隐约觉得好像事情不大对头,似乎是哪个环节出现了差错的样子,但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因为蓬莱山辉夜的做法没有错误,而自己却又不可能无意之中犯下什么错误

        问题总该不会在竹取翁身上吧?

        思索一番之后无果,他也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反正整体上来说,还算是进展顺利?——至少终于见到传说中的姬了。

        “而且是我喜欢的黑长直类型呢”吐槽了一句。

        只是稍微回想一下,穆修就忍不住产生一种惊艳的情绪,这大概是自己见过的最让人惊艳的黑长直了。不仅仅是以前,他有一种预感,恐怕以后都很难再看见这样的人了。

        尽管以前口胡过,说自己是黑长直控,但是其实穆修倒也没有真的如何控黑长直,只是现在他总觉得也许那并不是什么坏事?!

        不过这种发自内心的感触并没有能够持续多久,因为外面突然北风就开始怒号着,刚刚还是静静的飘雪陡然间就化作了暴风雪,不知道让多少人从梦中惊醒。

        穆修顿时笑容凝固了起来,他叹了口气,伸手拨了几下柴火,转而一脸忧郁的望向了窗外。

        自己这还真挑了个好时间过来啊,整个冬天貌似除了窝在这里之外,也没有其他的事情好做了吧?八云紫一冬眠起来,必然是会睡过整个冬季的,自己经由大光球传送进来,也没有办法直接穿过隙间引起她的注意。

        也许等到他的幻视症发作的时候,会有些改变?

        不过那个时候,穆修自己都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啊,引起了八云紫的注意又能如何这真是让人糟心得不能再糟心的情况了。

        然而无论他如何郁闷都好,光是凭借情绪的话是没有办法改变气候时节的,所以屋外的寒风呼啸,暴雪依然纷纷落下,仿佛是要掩盖这片古老大地上的一切的非自然痕迹似的。

        冷冽的寒流从洞开的窗户之中倒灌了进来,屋内的火塘也被吹拂得摇摆不定。

        穆修只能够站起身来,去关上了窗户,然后转身回到火塘边上又坐了一小会儿,感觉开始有些心不在焉的。于是干脆也不继续熬夜修仙了,他直接在旁边的兽皮毛毡上躺了下去,开始了这些天来的第一次休息。

        自那之后,又过了数天时间。

        终于在这一天,赞岐老翁就略有些拘谨的在一大清早前来登门造访了。这个时候黎明刚刚过去不久,天色才微微发亮。

        不过这也是正常,再晚一点儿的话,穆修就要一如既往的出门去了,之后如果傍晚的时候他没有回来,往往就要到深夜时分才会不紧不慢的再赶回来。如果真的找他有什么要事,到了那个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跟在竹取翁的身后,走过半个村子,路上还非常友好的和一路上遇见的村民打了招呼,穆修再一次来到了竹取翁的家中。

        竹取翁的家境其实并不如何殷实,和其他村民一样都是木架草顶的屋子,只是在入冬之前请村民们帮忙多造了一间房屋。

        至于后世流传的竹取物语之中所说的,“在那之后,竹取翁每次去伐竹时,都会发现竹筒中有许多黄金,于是这老头儿便很快变成了富翁”的说法,压根就是无稽之谈。

        蓬莱山辉夜就算有心帮助这对老夫妇,也不会采取这样的冒失做法。更何况金银本来就是贵族才能够使用的流通之物,甚至在这之前的时代,十一区商品交换还一直停留在以物易物的原始状态。

        反正对于普通的平民百姓而言,粮食什么的才是流通货,金银他们不一定认识,而且在穷乡僻岭之中也没地方去使。

        赞岐老夫妇的住屋后面的一间房屋前。

        “取名字?”穆修站在屋前,表情奇怪的问道。

        “是的,已经三个月的时间了,我家姑娘还没有名字。所以老头子虽非其亲生父亲,但也无论如何都想请人为她取一个配得上她的名字”赞岐老翁向他拱拱手,沉声说道。

        “我看大人你应该是世间少有的高才之士,所以想冒昧的请大人试一下?!?br />
        “那我试试吧?!蹦滦拮⑹恿死先思液靡换岫?,才点点头应承下来。

        他看得出来其实老人内心很不乐意,恐怕叫自己前来的应该是那位公主大人的想法,表面上说是要让自己为其取名字,但是实际上应该是那位公主的进一步试探。

        她是想要确认自己到底了解多少关于她的情报——

        要是穆修能够说出她的本名的话,就能够证明很太多事情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

  • 俄方:美方毁坏俄领事机构大门驱动装置进入搜查 2019-07-22
  • 一起嗨起来!大国重器组团跳“机械舞” 2019-07-14
  • 老师“成本”太高 日本小学用机器人教英语 2019-07-06
  • 阿呆,那是你家远祖啊,还不跪拜?[哈哈] 2019-07-04
  • 四川乐山公交车爆炸案嫌疑人已被控制 排除恐怖活动 2019-07-02
  • 军报评论:筑牢和平安全的共同基础 2019-07-02
  • “调整断面”治污,如此欺下瞒上必须严查 2019-06-29
  • 走在奠基路上----写在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之际 2019-06-28
  • 最新全省国民体质监测结果发布 广东人“长肉”速度加快 2019-06-27
  • 你用人家文字,征求人家同意吗?[微笑] 2019-06-27
  • [福]什么是“幸福”?这两个字所表示的直接含义就是:“幸”是指机会,“福”就是指拜求神赐田地生长粮棉等生物而足食丰衣。 2019-06-20
  • 【“健”识早知道】“垃圾睡眠”比失眠还可怕?四招助你一夜好眠! 2019-06-20
  • 把课堂上的重点难点录下来 教学类短视频平台前景几何 2019-06-17
  • 肖毅深入南城黎川调研中央环保督察反馈问题整改工作 2019-06-13
  • 摩拜免押金随便骑?但你的钱可能还退不了 2019-06-10
  • 广西快3三号码分析中心 14场胜负彩14040分析 下载两肖两码中特1 安徽25选5开奖结果 三肖中特必稳中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带坐标一一 安徽11选50 扑克牌照片图片大全 体彩6+1开奖号 铁岭体育彩票中心 内蒙古11选5时间 欧乐棋牌 金多宝单双中特 海南飞鱼游戏官网 怎么注册广东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