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俄方:美方毁坏俄领事机构大门驱动装置进入搜查 2019-07-22
  • 一起嗨起来!大国重器组团跳“机械舞” 2019-07-14
  • 老师“成本”太高 日本小学用机器人教英语 2019-07-06
  • 阿呆,那是你家远祖啊,还不跪拜?[哈哈] 2019-07-04
  • 四川乐山公交车爆炸案嫌疑人已被控制 排除恐怖活动 2019-07-02
  • 军报评论:筑牢和平安全的共同基础 2019-07-02
  • “调整断面”治污,如此欺下瞒上必须严查 2019-06-29
  • 走在奠基路上----写在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之际 2019-06-28
  • 最新全省国民体质监测结果发布 广东人“长肉”速度加快 2019-06-27
  • 你用人家文字,征求人家同意吗?[微笑] 2019-06-27
  • [福]什么是“幸福”?这两个字所表示的直接含义就是:“幸”是指机会,“福”就是指拜求神赐田地生长粮棉等生物而足食丰衣。 2019-06-20
  • 【“健”识早知道】“垃圾睡眠”比失眠还可怕?四招助你一夜好眠! 2019-06-20
  • 把课堂上的重点难点录下来 教学类短视频平台前景几何 2019-06-17
  • 肖毅深入南城黎川调研中央环保督察反馈问题整改工作 2019-06-13
  • 摩拜免押金随便骑?但你的钱可能还退不了 2019-06-10
  • 第四十九章 很久很久之前

    作品:《被穿越的境界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流文学] //www.htrq.net 更新最快!

        或许是很久很久之前的故事。

        月夜见是在《古事记》和《日本书纪》中出现的“夜之食原与月的神明”,她最早出现于相当古老的遥远过去,而在她的那个时代——

        在大海中产生的生命长时间进行的赌上生存权的战斗,最终使得大海变得污秽,然后只有胜利者走向了没有污秽的地上。而到了陆地上,生命们又进行了更加激烈的赌上生存权的战斗。

        它们有的强化了肉体,将弱者当作食物……有的增加种族数量,就算被吃掉,子孙也能延续下去……

        有的离开陆地,在天空寻求没有污秽的世界……也有的尽管没有敌手,却因无法适应环境而灭绝……

        当然了,也有的选择放弃了地上的生活,重新返回了大海之中。

        毕竟要知道,胜利者永远都只是少数,而其他的绝大多数都在与胜利者的战斗之中就此灭绝,被生命史淘汰了。

        生命的历史就是在不断争斗的历史,而历史总是以胜利者为中心前进着,这样的世界充满了血腥,所以地上的污秽也是越来越多。

        ——生物本来能永远生存下去,污秽却赋予了它们“寿命”的概念存在,因此生命的寿命不断缩短。

        月夜见察觉到了这污秽赋予的寿命的存在,看着满月倒映在夜晚的海面上,她决定离开这污秽的地上。

        如同从大海来到地上,从地上来到天空一样,月夜见带着自己的亲族中值得信赖之人从地上移居到了月球中。月夜见成为了月之都的开山鼻祖,也就是夜与月之都之王。

        月夜见在八意永琳的指导下兴建月之都,月人文明开始。

        在那之后,又不知道过了多久,月之都一直都很宁静的存在于那纯净的里之月当中,数百年、数千年、数万年,任凭时光流逝,都没有改变。

        直到第三位月之公主,也就是辉夜的诞生,八意永琳才察觉到那位月夜见尊似乎在不知不觉的发生了某种不为人知的变化,非常危险的变化。

        并不是因为辉夜公主的出现,导致了她的改变,而是那种改变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就已经出现了,一直存在至今。

        只不过因为时间漫长,那种变化却是水滴石穿那样的极其细微幅度的改变,因而一直到辉夜诞生了之后,才终于达到了能够被月面贤者察觉到不寻常的地方的程度。

        而之后发生的事情,似乎也是在佐证她的某种猜测——

        月夜见平时的表现似乎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偶尔也会表现出相当矛盾的方面来,简直像是她正在逐渐被另外一个意识取代那样,然而偏偏这种想法冲突对于任何有情感的智慧生命来说,都是很正常的。

        谁还没有个刚刚生起一个念头,然后又因为其他的想法而自我否定的时候?

        所以,八意永琳也是一直到了月夜见开始对自己的女儿动手的那个时候,也就是不久之前,才基本上能够确定自己的猜测的正确与否。

        ……

        ……

        永远亭之中。

        大约应该是病房那样的房间吧,八意永琳一边给病床上昏睡过去的绵月依姬检查着身体,一边头也不回的解释着关于这一切的起源。

        一个月兔少女双手捧着盛放着各种药物的托盘,安安静静的站在了一边,长长的耳朵时不时的抖动一下,好似是有什么风吹草动都能够让她吓一跳的样子。

        “所以说……这是八亿年前发生过的事情?”

        穆修很是认真的倾听着并且连连点头,然后他想了想之后,忍不住这么小心翼翼的求证道,只不过他关注的问题重点貌似是稍微的显得有些微妙。

        “不是说月夜见的变化,而是她所在的那个时代,也就是你们建立月之都的开始?!?br />
        “……”

        八意永琳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头,然后瞥了他一眼,“具体的年代我也记不清楚了,不过应该没有八亿年这么久远,而且为什么我觉得你的问题好像是别有用心?”

        “……”

        “……”

        “啊哈哈哈,怎么会呢?我对永琳你的年龄什么的,可是从来没有感兴趣过,一点儿都没有?!蹦滦薷尚干?,然后转过头去看向了另外一边,很是底气十足地这么回答道。

        “……所以呢?你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

        白发少女的视线顿时显得异常的冰冷尖锐,如果手上这个时候有弓箭的话,她肯定会不客气的射爆对方的脑袋。

        她倒是不在意自己的年龄问题,但是对方这么失礼,还是让她觉得很是有些恼火。

        八云紫一直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她握着手里的折扇,脸上挂着淡雅的微笑,只是眼神突然变得有些危险:“哦,穆修大人你难道是很在意女孩子的年龄比你大的问题吗?”

        虽然还是那种恶意调戏一般的称呼,仿佛聊天一般的口吻,但是从那甜腻得吓人的声音之中,穆修感觉到了莫大的威胁存在。

        为什么这个都能够直接联系在一起啊,根本就八竿子打不着好吗?

        心中这么吐槽道,不过他却也是果断的开口就来——

        “当然会在意了,不过紫你才十七岁,所以肯定不用纠结这样的问题?!?br />
        “是~吗~”

        妖怪少女脸上的笑容丝毫不减,似乎是饶有兴趣的等待着,看看穆修接下来还有什么能够好说的。

        只不过八意永琳此刻却似乎已经很是不耐烦了,她挥了挥手说道:“如果没事的话,你们能不能够自己回去再培养感情?恕我不送了,优昙华院,送客?!?br />
        “……是的,师匠?!?br />
        一旁的那个一直在致力于消除自身存在感的兔耳少女,本来只是安安静静的在三个怪物的面前捧着一个托盘,此刻听到了八意永琳的话后,她的身体都僵硬了一下。

        啊啊,明明听到这样的事情,就已经足够让自己胆战心惊的了,为什么还要自己去强行送客啊,而且对象还是两个真正的怪物。

        “呵呵,不用送也可以,不必客气——只不过千万记得你答应给咱家的报酬哦,永琳医生?”

        妖怪少女轻轻一笑,也没有在意对方的态度不好的问题,只是最后往病床上的淡紫色长发的少女瞥了一眼。然后她一挥折扇打开了一道隙间,施施然的便走进了其中。

        隙间没有关闭。

        穆修叹了口气,然后也跟着一起走了过去,不过在最后的时候回头说了一句:“那个……我还会回来……”

        话都还没有说完,就在下一刻,隙间之中伸出了一只白皙的小手,一把扯住他就将他整个人拖进去了,诡异的黑色裂缝也开始缓缓的在空间之中合拢起来。

        “……”

        注视着两人的离去,月面贤者紧蹙眉头,然后她叹了口气,仿佛很疲倦似的。

        ——绵月丰姬正处于蓬莱之药的适应期之中,虽然一直昏睡偶尔清醒片刻,但是问题却不大,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毕竟是从灵魂根源上铭刻不死性概念的药物。

        而绵月依姬同样也是如此,她的确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只是强忍着蓬莱药改造灵魂带来的极度痛楚去与自己的母亲要个说法……

        最终导致了自己的身体不支倒地,然后被八云紫在刚才送了回来。

        她之所以昏睡,也是因为正处于蓬莱之药的药效改造的适应期之中,并不是因为其他的原因,更加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不过这似乎可以证明,月夜见即使是单独面对绵月依姬的时候——在最有机会的时候也没有动手?所以说她还是月夜见,而不是「月夜见」?

        是她当时正好处于正常的阶段,亦或者是她没有自信能够杀死一个已经成为了蓬莱人的目标?

        八意永琳知道,不管是穆修还是八云紫,都并不在意这件事,因为这件事已经告一段落了。毕竟三位月之公主都已经脱离了月面,而且他们和月夜见本身也不熟。

        所以刚刚他们的那种态度完全是可以理解的,事实上那才正常。非人、异类、长生种,他们都有着自己的思想观念与态度风格,并不会因为别人的几句话就轻易的改变。

        例如说——

        也许在穆修的眼中看来,月夜见的存在有可能出了问题这件事,还不如他在假期最后补一下假期作业要来得重要,月夜见的事情与他无关。

        只不过八意永琳却不能够就这样坐视下去,因为那是她从无尽岁月之前就已经结识了的朋友,还是目前唯一的朋友。

        然而,她也还是不能够确定应该怎么做比较好,如果有机会有希望的话她早就自己动手了。偏偏就是看不出问题症结所在,因为月夜见并不是生病了,她的问题不是医生能够解决的。

        ——那是从本质上逐渐进行的转变。

        甚至已经不能够说是“变化”了,而应该说是“成长”才对,只是那个成长的方向让人觉得很危险就是了。

        ……

        ……

        “你觉得具体的情况是怎么样的?我的穆修大人?”

        位于隙间之内的古老房屋,散发着拒绝所有来访者的沉重历史气息,在房屋中堆放了许多外界的机器、道具和书本。

        境界的大妖怪似笑非笑的看向了少年,如此问道。

        “紫大人,我认为此事必有蹊跷……”

        穆修扯了扯嘴角,干脆也一并用上了敬语。

        “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被神道反过来控制住了的样子,或许还有月的神格化的原因,只不过考虑到你们都会被那条规则蒙蔽的现象,也许还涉及到了更高层次的领域……”

        直来直往的力量强度不足为患,但是如果是那种仿佛存在本身就已经涉及到了物理现象的可能性,不是真正的“奇?!本椭荒芄皇钦嬲摹肮忠臁?。

        穆修自问自己都做不到这样的事情,除非是专精心灵力量的四阶中级强者,进行覆盖全球范围的大规模精神干涉,时刻改变全世界的人的思考方式。

        然而这也只是一种主动的能力,如果不一直维持的话效果就不会持续下去。

        像是月夜见的那种被动的世界级光环效果,应该说是某种神话特征才对,也就是说她在这方面体现出了五阶之后的双级存在的某种特征——

        所以,仅仅只是存在就能够改写世界的某部分「设定」。

        当然,她还远远不是双级的综合层次,事实上同样也还没有达到完整的级的程度,只是拥有哪方面的特征而不是完整的实力。

        就如同八云紫同样是综合的双A级别,但是她的境界之力却无疑是级的顶尖能力,不过后者无法改变前者。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

  • 俄方:美方毁坏俄领事机构大门驱动装置进入搜查 2019-07-22
  • 一起嗨起来!大国重器组团跳“机械舞” 2019-07-14
  • 老师“成本”太高 日本小学用机器人教英语 2019-07-06
  • 阿呆,那是你家远祖啊,还不跪拜?[哈哈] 2019-07-04
  • 四川乐山公交车爆炸案嫌疑人已被控制 排除恐怖活动 2019-07-02
  • 军报评论:筑牢和平安全的共同基础 2019-07-02
  • “调整断面”治污,如此欺下瞒上必须严查 2019-06-29
  • 走在奠基路上----写在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之际 2019-06-28
  • 最新全省国民体质监测结果发布 广东人“长肉”速度加快 2019-06-27
  • 你用人家文字,征求人家同意吗?[微笑] 2019-06-27
  • [福]什么是“幸福”?这两个字所表示的直接含义就是:“幸”是指机会,“福”就是指拜求神赐田地生长粮棉等生物而足食丰衣。 2019-06-20
  • 【“健”识早知道】“垃圾睡眠”比失眠还可怕?四招助你一夜好眠! 2019-06-20
  • 把课堂上的重点难点录下来 教学类短视频平台前景几何 2019-06-17
  • 肖毅深入南城黎川调研中央环保督察反馈问题整改工作 2019-06-13
  • 摩拜免押金随便骑?但你的钱可能还退不了 2019-06-10
  • 上海时时乐30分开奖 上海基诺彩票中奖查询 北京pk10的危害 腾讯分分彩是不是作假 澳洲幸运10赛车计划软件下载 一尾主两码中特 吉林十一选五大走势图 两码中特正版 体彩彩票大乐透走势图 北京时时彩是官方 亚马娱乐场开户注册 云南11选5遗漏分析 江苏11选5的qq群 黑龙江快乐十分钟走势 山东时时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