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俄方:美方毁坏俄领事机构大门驱动装置进入搜查 2019-07-22
  • 一起嗨起来!大国重器组团跳“机械舞” 2019-07-14
  • 老师“成本”太高 日本小学用机器人教英语 2019-07-06
  • 阿呆,那是你家远祖啊,还不跪拜?[哈哈] 2019-07-04
  • 四川乐山公交车爆炸案嫌疑人已被控制 排除恐怖活动 2019-07-02
  • 军报评论:筑牢和平安全的共同基础 2019-07-02
  • “调整断面”治污,如此欺下瞒上必须严查 2019-06-29
  • 走在奠基路上----写在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之际 2019-06-28
  • 最新全省国民体质监测结果发布 广东人“长肉”速度加快 2019-06-27
  • 你用人家文字,征求人家同意吗?[微笑] 2019-06-27
  • [福]什么是“幸福”?这两个字所表示的直接含义就是:“幸”是指机会,“福”就是指拜求神赐田地生长粮棉等生物而足食丰衣。 2019-06-20
  • 【“健”识早知道】“垃圾睡眠”比失眠还可怕?四招助你一夜好眠! 2019-06-20
  • 把课堂上的重点难点录下来 教学类短视频平台前景几何 2019-06-17
  • 肖毅深入南城黎川调研中央环保督察反馈问题整改工作 2019-06-13
  • 摩拜免押金随便骑?但你的钱可能还退不了 2019-06-10
  • 第三十二章 奇迹不是免费的!

    作品:《被穿越的境界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流文学] //www.htrq.net 更新最快!

        正如穆修所说的那样,他对于毁灭世界没有什么兴趣,只是想要加速世界融合的过程而已。

        但是生命体本身就是最大的阻碍,比起纯粹的物质与能量,生命是宇宙的奇迹也是最大的变数。因此唯一的解决方法,就是让一切的生命都失去约束的形体,回归到最原初的形态——

        并非是将所有生命全部杀死,而是借由这个过程,使得生命体造成的世界线融合的阻力减小到最低的限度。

        举个例子来说,就是通过技术手段将大量的「冰块」融化成「水体」,只是改变了形态却没有消灭其质量。

        这么做是因为如果想要融入到另外一个系统之中去,在这一件事情的上面,流态的「水体」要比固态的「冰块」容易很多。

        当然,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但是对于这个世界的的人类来说却完全就不是这么一回事。..

        毕竟谁都没有办法知道死后的事情,更加不会相信什么自己死亡之后灵魂、意识都不会消失,而是转换形态与其他人一起继续存在下来这样的鬼话。

        ——没有人在这方面通知过他们,而且就算是通知了他们,他们也肯定不会相信。

        在他们看来,死了就是死了,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因此,无论如何都不能够接受这样的发展,不管怎么样都要挣扎,一定要竭尽全力的活下来。

        这就是双方的矛盾冲突的关键,只不过穆修眼看得分明,却压根就没在意过就是了。反正他只会坚持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别人理解不理解根本就没有关系。

        而且他清楚就算是自己好好的给他们解释,也不会被接受的,相反还会纠缠得越来越麻烦,如此一来还不如直接快刀斩乱麻。

        只要等到所有的精灵象征的质点就位,生命树阵图的能量填充完毕,那么到了那个时候,支配了那股恐怖的能量的他就好比是封闭世界的神。

        引领星球上所有生命的灵魂,回归纯净的生命之流……这些都是能够轻而易举的就可以做到的事情,而到了那个时候,就是世界线彻底完成融合的瞬间。

        不过老实说如果真的到了那个时候,只要穆修愿意的话,稍微改变一下生命树阵图的力量指向性,就能够直接将其反转过来,变成只为了成就一个人的“人类补完计划”。

        只不过,说到精灵以及象征的原质的话,似乎还有一个问题需要解决——

        毕竟不是所有的精灵都已经就位了,始源精灵这三十年来明显偷懒划水很严重,十个精灵的席位居然也凑不满。

        ……

        ……

        同一时间,白皇学院内的商店街上。

        “你好,鸢一折纸同学,我想要和你玩一个游戏?!?br />
        在所有人都感觉有些窒息的战栗之下,这个时候本应该正在远处钟楼露台上的黑衣少年,正在众人眼前如此淡淡的说道。

        无人可以反对。

        无人可以质疑。

        “果然是你……你这一次是来报复的吗?”

        有着一头白发,像人偶一样的精致少女,鸢一折纸面无表情似乎根本不知道恐惧为何物。

        不过她下意识握紧了手中的大口径的镭射加农以及近战装备,至于突击步枪、格林机关枪等致命武器也在战术显现装置搭载组合的控制下,自动微调锁定了……

        等等,没有锁定!自动瞄准装置甚至没有办法侦测到眼前有敌人的存在!

        果然还是这样,她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身上的R-Unit没有能够带给她哪怕是一丝的安全感,就像是四周倒了一地的队友那样——

        陆上自卫队AST,以及背后的DE社派来的支援人员,其中不但有着控制显现装置的技巧为世界前五的王牌崇宫真那,更有着DE社创始人的存在。

        艾萨克·雷·佩勒姆·韦斯科特,外貌三十岁左右,痴迷于精灵的力量,DE公司执行董事,实质的上层主管。拥有吸取反转精灵的反转灵结晶的能力,并可以使用其魔王。

        爱莲·米拉·梅瑟斯,威斯考特的秘书兼左右手,DE社第二执行部部长,世界上最强的魔术师。随意领域精度在所有魔术师中最高,操纵显现装置时的实力最强,不惧怕任何威胁。

        阿尔提米西亚·贝尔·阿修克罗夫特,DE社第二执行部副部长,世界巅峰魔术师之一,英国对精灵部队SSS的首席王牌,最强魔术师之一,仅次于爱莲·米拉·梅瑟斯。

        这些王牌中的王牌,高层中的高层,精英中的精英,此刻在一起组队一同到来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毕竟要尽可能的集中最大的力量来对抗神明,夺取人类的一线生机,同时还有着某种考虑——如果实在没有办法与希望的话,可以预见的是,只有「白之月」才是能够躲过灭世浪潮的地方。

        然而,这一切都毫无意义。

        鸢一折纸全神贯注的盯着对面的神明,或者说拥有人类外形的怪物。就在十秒钟之前,对方突然出现,轻轻的道出那句话的一刹那,周围的所有一切都静止了。

        扭曲法则的异常,制造出来的是属于物理性的时间静止??占渲性硕拿恳桓龇肿佣急凰涝谠吹奈恢蒙狭?,仿佛被添加上了不可损坏也不可撼动的符文指令一般。

        而唯一能够在这个神之领域之中被允许继续维持行动的,只有鸢一折纸自己一个人。

        其他人也许还能够思考,然而却动不了一下,别说是活动手指了,呼吸、心跳、脉搏甚至是头发的轻微飘动,都是不被允许的。他们就如同照片一样,维持状态定格在了那个瞬间。

        屈辱,无法想象的屈辱……

        无论之前的身份有多么高贵,力量有多么强大,在超越人之境界的神明面前都不值一提,个体有差异,弱得没区别。

        那个少年甚至连正眼都不看他们一眼,他们所拥有的力量、智慧、手段、地位等等等等,在生命层次的绝对差距上,一切都可以忽略不计。

        简直就像是「主神」的等级评价之中只有D、、B、A、S五个等级那样。而低于D级的就完全没有评估的价值,不管是细菌、跳蚤还是人类,都是无等级就可以概括过去了的。

        “报复,我不是为了报复而来的,正如我之前所说的那样,我只是想要和你玩个游戏……”

        穆修摇摇头,很是不以为然,他不觉得有什么人值得自己专门去报复的。

        “什么游戏?我没有拒绝的权利?”

        鸢一折纸轻轻咬牙,然后非常冷静的问道。

        “遗憾的是,似乎还真的没有呢……不过如果你能够主动配合的话,我会很高兴就是了?!蹦滦尴肓讼?,然后一锤手掌,这么理所当然的说道。

        “……”

        “……”

        “既然你不出声,那就当作是你默认了,那么——和我签订契约,成为魔法少女吧!”穆修笑了起来,伸出食指轻轻的就要点出去。

        “慢着,如果我不反抗的话,能不能够以此作为交换,向你提出一个要求?”

        鸢一折纸突然说道,也许是因为明白自己一丝机会都没有,于是本能的想要从其他方面进行思考寻找对策,结果就是突然间一种想法掠过了她的脑海。

        少女下意识皱起眉头屏住了呼吸,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的样子,尽管依然还是面无表情,然而眼神却变得激动了起来。

        那种眼神简直就像是徘徊在黑暗洞窟深处的遇难者,看见前方的石缝中透出一道光芒的那种类似兴奋的感觉。

        她感到自己全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因为突然意识到了之前从来没有意识到的某个盲点——

        眼前的少年是高高在上的神明,不但是能够毁灭世界的存在,同样的也是能够倾听人愿望、将其实现的存在。

        在想到这个可能性的瞬间,鸢一折纸就已经无法冷静了,她甚至不去思考毁灭后的世界一般人怎么生存,满脑子都被自己有可能拯救自己的父母的想法占据了。

        父母的死亡是支撑她活到现在的执念与动力,在这种可能性的面前,她没有办法再思考其他的事情。

        “是吗,虽然很想答应你,但是现在你好像没有资格提条件呢……”穆修先是微微一愣,然后他的脸上浮现淡淡的微笑,这么说着拒绝的话语。

        “只要一个机会??!无论要我抛弃、牺牲任何东西,我都在所不惜……如果作为神明的你连这样的机会都不愿意赐予的话,那么我宁愿自杀也绝对不会配合你的?!?br />
        鸢一折纸咽下一口唾沫后,向前踏出一步,无比激动的说道。

        “没用的,自杀也得我允许才行,而且就算是成功了都好,我再将你拉回来又能够有多难?”穆修哑然失笑,他还没有掌握复活术,游戏里的技能与现实的难度完全不同。

        为了游戏性,可能一个牧师十几级就能够掌握一个有着「复活一个死去的盟友,复活后该盟友拥有35%的生命值和法力值」效果的法术,除了无法在战斗中使用没有其他限制。

        然而现实之中呢,再高明的牧师也没有办法通过自身的力量掌握生死的法则,除非借助神明的力量或者法则环境。

        穆修现在就是这样,只要生命树阵图没有消失,那么这个世界一切的生命就不会轻易的真正死亡,只不过是失去了形态而已。既然如此,重塑身体将人拉回来,又能够有多难?

        “……”

        “……”

        执着的与对方对视了好一会儿,鸢一折纸眼眸中的光芒终于黯淡了下去,她默默的抽出了一把光剑,然后进入了战斗姿势。

        无神的眼眸,因为绝望而死气沉沉的面容。

        “无论是怎样的愿望,只要与常理不合,那就一定会带来定量的扭曲……”

        穆修注视了她好一会儿,然后叹了口气。

        “我可以给你准备那个机会,但是——你确定要这样做吗?”

        “……??!”

        只是一瞬间,仿佛看到了转机的出现,白发少女重新露出犀利的视线。她没有说什么,只是握紧拳头,像是在表达她的决心。

        “以祈祷为始,以诅咒为终……奇迹不是免费的,如果你祈求了希望,也会散播出同等的绝望?!?br />
        穆修没有丝毫的兴奋或喜悦,明亮的眼眸透出淡淡的惋惜。

        “只要将过去与未来的特定的某段历史,从已经极度混乱的因果律之中抽出,那么你将如同未来一般在此刻成为精灵,同时也将得到前往过去的机会……”

        他很是随意的挥了挥手,一个如同游戏中的传送门那样的漩涡就出现在了旁边。

        鸢一折纸微微顿住了呼吸。

        “只是我要提前和你说清楚,你没有可能真的改变既定的命运。在你眼里这可能是一个机会,但是在我看来,这不过是一个不断重复着悲哀和憎恨的无可救药的轮回……”

        这世界实在太过残酷了,拥有再来一次的可能,也只不过是再一次的感受那种无论如何都无法改变结果的痛苦。

        穆修相当平静的发问——

        “即使如此,你也一定要继续下去吗?”

        放弃的话就到此为止了,也许这个才是真正明智的选择。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

  • 俄方:美方毁坏俄领事机构大门驱动装置进入搜查 2019-07-22
  • 一起嗨起来!大国重器组团跳“机械舞” 2019-07-14
  • 老师“成本”太高 日本小学用机器人教英语 2019-07-06
  • 阿呆,那是你家远祖啊,还不跪拜?[哈哈] 2019-07-04
  • 四川乐山公交车爆炸案嫌疑人已被控制 排除恐怖活动 2019-07-02
  • 军报评论:筑牢和平安全的共同基础 2019-07-02
  • “调整断面”治污,如此欺下瞒上必须严查 2019-06-29
  • 走在奠基路上----写在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之际 2019-06-28
  • 最新全省国民体质监测结果发布 广东人“长肉”速度加快 2019-06-27
  • 你用人家文字,征求人家同意吗?[微笑] 2019-06-27
  • [福]什么是“幸福”?这两个字所表示的直接含义就是:“幸”是指机会,“福”就是指拜求神赐田地生长粮棉等生物而足食丰衣。 2019-06-20
  • 【“健”识早知道】“垃圾睡眠”比失眠还可怕?四招助你一夜好眠! 2019-06-20
  • 把课堂上的重点难点录下来 教学类短视频平台前景几何 2019-06-17
  • 肖毅深入南城黎川调研中央环保督察反馈问题整改工作 2019-06-13
  • 摩拜免押金随便骑?但你的钱可能还退不了 2019-06-10
  • 广东时时彩开奖号码 江苏e球彩开奖结果图 六合彩132期开奖结果 孝感彩票中心 竟彩吧 青海快3今天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 五子棋双人对战单机版 中国竞彩网首页url 双色复式8加1中41 混合过关竞彩奖金计算 查询广西快3历史开奖记录 河北20选5奖金 六合图库跑狗报 长春彩票11选5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