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俄方:美方毁坏俄领事机构大门驱动装置进入搜查 2019-07-22
  • 一起嗨起来!大国重器组团跳“机械舞” 2019-07-14
  • 老师“成本”太高 日本小学用机器人教英语 2019-07-06
  • 阿呆,那是你家远祖啊,还不跪拜?[哈哈] 2019-07-04
  • 四川乐山公交车爆炸案嫌疑人已被控制 排除恐怖活动 2019-07-02
  • 军报评论:筑牢和平安全的共同基础 2019-07-02
  • “调整断面”治污,如此欺下瞒上必须严查 2019-06-29
  • 走在奠基路上----写在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之际 2019-06-28
  • 最新全省国民体质监测结果发布 广东人“长肉”速度加快 2019-06-27
  • 你用人家文字,征求人家同意吗?[微笑] 2019-06-27
  • [福]什么是“幸福”?这两个字所表示的直接含义就是:“幸”是指机会,“福”就是指拜求神赐田地生长粮棉等生物而足食丰衣。 2019-06-20
  • 【“健”识早知道】“垃圾睡眠”比失眠还可怕?四招助你一夜好眠! 2019-06-20
  • 把课堂上的重点难点录下来 教学类短视频平台前景几何 2019-06-17
  • 肖毅深入南城黎川调研中央环保督察反馈问题整改工作 2019-06-13
  • 摩拜免押金随便骑?但你的钱可能还退不了 2019-06-10
  • 序章 欢迎来到观布子市

    作品:《被穿越的境界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流文学] //www.htrq.net 更新最快!

        今天从早晨起就开始下雨。

        薄纱一般的雨幕笼罩着整座城市,显得灰蒙蒙的一片,之前料峭的春风已然完全转变成为了彻骨的寒意,仿佛过去不久的冬季残留的冷空气完全被释放了出来似的。

        打开窗户,轻轻的呼出一口气,穆修不出意料的发现自己的呼吸变成了白雾。

        城市弥漫着难以置信的寂静,只有淅淅沥沥的密集雨声传来。

        斑驳的天空中是密集的乌云,远远传来电车的声音,从轰然作响的车轮声判断,似乎是在高架桥附近。横断河流的桥,不是用来渡人而是电车专用的。

        向着窗外看出去,穆修能够看见便衣警察在街道上忙碌地巡视着,冒着密集的雨幕,踩着被雨打湿的地面……

        兢兢业业,尽职尽责,没有白领那一份薪水。

        大概是因为几天前的刑事案件吧,毕竟自己完全就是管杀不管埋的,那些家伙并没有价值让自己在将他们一个个砍瓜切菜的剁掉了之后,还有帮他们料理后事的心情。

        尸体自然就丢在了那里,反正也爆不出什么装备。

        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这座城市的警视厅才会受到巨大的舆论压力吧。

        毕竟一次死了这么多个人,虽然说都是那些渣滓一般的小混混,但是全部被杀人碎尸,尸体还丝毫不做处理的扔在巷子里,这样的事情未免是有些太过劲爆了。

        对于这座安静到有些荒凉的城市来说,这几天都已经传出了“杀人鬼”的流言了。

        “真是的,怎么可能会有那种荒谬的事情呢……”

        百无聊赖的用右手撑着下巴,在二楼的窗台上看向了远处街道上巡视着的便衣警察,杀人鬼本人却是毫无自觉的这么想着。

        不过他的确也不是什么杀人鬼,除了那天晚上砍了那几个人之外,之后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动过手了,至于杀人取乐什么的更是无稽之谈。

        穆修本来只是打算无双小混混的,之所以临时改变主意起了杀心,就是因为有限度的读取到了未来的他,给那几个东西当场判了死刑。

        ——如果不被制止,事情就一定会发生。

        下定决心,凌辱女性,真正的罪恶到底是在哪个步骤开始出现的?是因为心生恶念的时候,就已经罪恶缠身,还是到了真正将恶意变成行动的时候,才是罪恶的开始?

        穆修当时没想这么多,他只是知道,那几个小混混的的确确的给自己提供了相等分量的「恶」的燃料,所以他干掉对方的时候也是毫无感觉。

        要知道人心都有阴暗面,但那一般都是负面的精神想法而已,远远达不到罪与罚的程度。

        但是如果真的达到了「恶」的程度,那么就是人类恶的一部分,那是必然会对其他人造成伤害的渣滓。只要不死,只要还活着,只要还呼吸,那么就一定要伤害他人。

        这不是制止得了的,即使阻止了他们伤害一个人,也没有什么意义,因为他们还会去伤害另一个人……简而言之,就是垃圾人,总要找个地方倒垃圾的,也总会有人会因此被害。

        除非他们自己死掉了,否则的话这个过程无法被阻止。

        ……

        ……

        此刻穆修似乎完全就是在发呆的样子。

        他在一直注视着远处在雨幕之中神经质的明灭着的交通信号灯,以及陌生的街上毫无关系的往来人群。

        穆修现在的心情……怎么说呢,相当奇妙,应该说是维持在了一种很特殊的平静。

        明明他的心中的那股烦躁感达到了极致,但是对于下定决意的他来说,那股烦躁并没有能够影响他的内心,反而还被他心之暗面的力量不断的吞噬。

        ——“此世全部之恶”已经被他同化融合,但是却不是就此消失了,而是成为了他内心的暗面。

        那本来就是一切负面精神的集合体,现在只不过是区区的烦躁感而已,除了能够不断的提供资粮补充心之暗面的力量,还能够做什么?

        他现在之所以如此的平静,是因为已经在这两天通过调查,知道了一些事情——

        这座城市叫做观布子市,位于东京都的圈子之内,之前的那座大厦名字叫做巫条大厦。

        这个世界是……《空之境界》,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自己真正出身的地方,也是「两仪式」所在的那个世界。

        发现到这个事实,让穆修觉得很迷惘,但是似乎又是理所当然。

        因为他现在还没有从本质上突破到五阶后的圣人层次,但是严格来说其实突破不突破的也没有什么关系了,毕竟「罪恶圣人」的模式毫无消耗。

        只要他愿意,那么那份神秘与力量完全就是刻在他自身本质上的东西。

        因此已经可以等同于圣人的穆修,在这个时候来到了这个世界,好像完全就是理所当然的。..

        “又来了吗?我倒要看看你这份残留的影响能够坚持多久?”

        穆修在这个时候突然奇怪地笑了起来,有一个声音在他心中不停的重复着,直到支离破碎为止。伴随着这样的变化,心仿佛也蓦然的被绞紧了。

        似乎是记忆深处所传来的隐约声响,是“自己”所遗留给自己的声音。

        但是明明就在心中响起,却模糊到无法听清,只有一种不容磨灭的执着和坚定。

        然而,他是知道的,他知道那个声音在诉说着什么,在催促着什么。

        他只是装作不知道,也不打算承认,任由那个声音在心中隐约而模糊的不断回响,却依旧不为所动。

        没错,这不过只是错觉。

        无论怎么样,自己做出如何的决定也罢,那都将只能够是出自于自身的意志,而不是被外力所干扰的行为。

        缓缓的给这种无论被消灭多少次,也会不断生成的烦躁感觉下了定论。穆修眨了眨眼睛,然后注意到了楼下不远处的行人穿越道前的一个正在双手护着脑袋,在雨中奔跑的少女。

        之所以会注意到她,是因为这个时候天空正在下雨,路上没有多少行人,至于不打伞的那种就更加少了。

        当然,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原因,那就是那个少女他认识。

        留着直到背后的黑色长发,外表是一副千金小姐的样子,虽然姿态也是凛凛的难以亲近,但总让人感觉到似乎就要被折断般的纤弱。

        浅上藤乃。

        那天晚上的那位少女。

        收回了视线,尽管知道少女在寻找着什么,但是穆修还是伸手关上了窗户。

        他现在只想要一个人静静,在没有彻底磨灭人格之中残留着的前身的某些执念之前,他是不会有任何行动的。

        现在才是二月份左右,穆修觉得自己也许需要在这个世界停留一段比较长的时间。

        况且这个时候本来就不可能贸然的选择回去主世界位面,再加上自己的心象世界已经晋升成为了真实的神国,不但是他自身与神国永远同在。

        那个理想的永恒国度之内也没有任何「不好」的概念,不管是得以进入其中的信徒灵魂,还是会长大人她们,都不会受到影响。

        只是考虑到一旦出现在世界上,就会产生因果联系、留下记录,所以目前没有必要让她们出来增加风险。

        “这个世界的上一个冬天才刚刚过去呢,真是……可惜了?!?br />
        低低的叹息着。

        因为直觉告诉他,只有当整个观布子市被大雪覆盖,城市陷入沉沉的睡眠中时,自己或许才能够在某一条马路边,邂逅到那位身着白色和服的少女。

        ……

        ……

        日子这么一天一天的过去,初春的寒意料峭也逐渐的变得温和,但是春雨却像是永不停歇的样子,每隔两三天就会下一次。

        很快的,日历上的日期就来到了3月日。

        ——这一天,正是早晨的时候,医院已经骤然喧闹起来。

        走廊上护士的脚步声,以及起床的患者们的嘈杂声不停地传过来。与夜里的宁静相比,早晨的忙乱到像是在过什么节日一般。

        “两……仪……”

        仿佛是有些困惑的读出登记表上的那个姓氏,似乎那是一个多么难以正确发音的词语一般,负责接待的护士小姐相当狐疑的看了眼前的少年一眼,表情异常古怪。

        “你要探视的病人,是三楼单人病房的那个患者?两仪式小姐?”

        “是的,请问有什么问题吗?”穆修面色丝毫不变,冷静的回答道。

        “这个没有,不过……你真的是亲属吗?”护士小姐皱起了眉头,“那个孩子两年来一直昏睡着不是吗?如果你是亲属的话,为什么之前都没来过?”

        “这个,是有着很深奥的原因的……”穆修扯了扯嘴角,对方居然记得这么牢靠吗,两年间的记录都这么清楚?

        “因为那个孩子家很有钱啊,一入院就要求我们做特别护理,而且一睡就是两年——”护士小姐理所当然的回答道。

        “还有一个男孩子,从她入院以来每周六都会来探视,两年下来大家都知道这件事了??!”

        也不知道是脑补了什么故事情节,护士小姐对比了一下非亲非故,却坚持每周六来探视坚持了两年的那个男孩子,与眼前的这个据说是亲属,却两年来第一次露面的少年。

        尽管对方的眉目之间的确是与那个沉睡了两年的少女异常的神似,很可能真的是什么兄妹或者姐弟的关系。

        但也正因为如此,才更加的让人接受不能啊,这一下子,护士小姐的眼神瞬间切换到了鄙视模式。

        “……”

        “……”

        “那个,请带路吧?!北槐墒恿说哪滦蕹聊艘幌?,叹了口气,一道浅浅的金色光芒在眼眸深处闪过之后,护士小姐的身体明显的僵了一下。

        然后她轻轻的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顺从的转过身去在前方的走廊带路。

        每周六都来探视两仪式,还坚持了两年的……应该是黑桐干也了吧?

        不过今天是998年的3月日,二月初三……最重要的就是,今天是星期天,昨天才是星期六,正好错开。

        穆修揉了揉眉心,然后跟着前方的护士小姐穿过走廊,走上楼梯,到达了三楼的某个单人病房。

        降临到这个世界已经有接近一个月的时间了,但是直到今天他才做好准备,前去探望病房里面的那个少女……那个很有可能是自己前身的少女。

        或者应该这么说,自己的前身是少女身体之中的两个人格中的一个。

        他闭了闭眼睛,然后没有迟疑的推开门走进了病房,视线迅速的掠过一切有用无用的病房内设施,直接看向了病床上的少女——

        两仪式,正在沉睡之中。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

  • 俄方:美方毁坏俄领事机构大门驱动装置进入搜查 2019-07-22
  • 一起嗨起来!大国重器组团跳“机械舞” 2019-07-14
  • 老师“成本”太高 日本小学用机器人教英语 2019-07-06
  • 阿呆,那是你家远祖啊,还不跪拜?[哈哈] 2019-07-04
  • 四川乐山公交车爆炸案嫌疑人已被控制 排除恐怖活动 2019-07-02
  • 军报评论:筑牢和平安全的共同基础 2019-07-02
  • “调整断面”治污,如此欺下瞒上必须严查 2019-06-29
  • 走在奠基路上----写在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之际 2019-06-28
  • 最新全省国民体质监测结果发布 广东人“长肉”速度加快 2019-06-27
  • 你用人家文字,征求人家同意吗?[微笑] 2019-06-27
  • [福]什么是“幸福”?这两个字所表示的直接含义就是:“幸”是指机会,“福”就是指拜求神赐田地生长粮棉等生物而足食丰衣。 2019-06-20
  • 【“健”识早知道】“垃圾睡眠”比失眠还可怕?四招助你一夜好眠! 2019-06-20
  • 把课堂上的重点难点录下来 教学类短视频平台前景几何 2019-06-17
  • 肖毅深入南城黎川调研中央环保督察反馈问题整改工作 2019-06-13
  • 摩拜免押金随便骑?但你的钱可能还退不了 2019-06-10
  • 青海11选5号码推荐 体育彩票20选5走势图 北单什么意思065 青海快3开奖结果 广东快乐10分网上投注 p3试机号后专家预测号码查询 山西快乐十分前3 山东群英会围码 23选5走势图 保皇扑克 香港赛马会总部hk 时时彩四星复式怎么玩 体彩河南11选5走势图 购买生肖时时彩 黑龙江十一选五任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