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俄方:美方毁坏俄领事机构大门驱动装置进入搜查 2019-07-22
  • 一起嗨起来!大国重器组团跳“机械舞” 2019-07-14
  • 老师“成本”太高 日本小学用机器人教英语 2019-07-06
  • 阿呆,那是你家远祖啊,还不跪拜?[哈哈] 2019-07-04
  • 四川乐山公交车爆炸案嫌疑人已被控制 排除恐怖活动 2019-07-02
  • 军报评论:筑牢和平安全的共同基础 2019-07-02
  • “调整断面”治污,如此欺下瞒上必须严查 2019-06-29
  • 走在奠基路上----写在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之际 2019-06-28
  • 最新全省国民体质监测结果发布 广东人“长肉”速度加快 2019-06-27
  • 你用人家文字,征求人家同意吗?[微笑] 2019-06-27
  • [福]什么是“幸福”?这两个字所表示的直接含义就是:“幸”是指机会,“福”就是指拜求神赐田地生长粮棉等生物而足食丰衣。 2019-06-20
  • 【“健”识早知道】“垃圾睡眠”比失眠还可怕?四招助你一夜好眠! 2019-06-20
  • 把课堂上的重点难点录下来 教学类短视频平台前景几何 2019-06-17
  • 肖毅深入南城黎川调研中央环保督察反馈问题整改工作 2019-06-13
  • 摩拜免押金随便骑?但你的钱可能还退不了 2019-06-10
  • 第二十八章 黑与白的螺旋

    作品:《被穿越的境界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流文学] //www.htrq.net 更新最快!

        等、等等!这是怎么一回事?!

        刚刚回过身来的穆修只来得及眨了眨眼睛,就发现自己已经被人猛然扑倒在地了。

        躺在地上的他疑惑地看向上方那个一手将自己肩膀按住,用膝盖顶着自己胸口,居高临下的和自己对视着的和服少女。

        大概是因为这一切发生得太过突兀的缘故,他一时间竟然有些反应不过来,直到好几秒之后才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顿时忍不住的就是有种想要捂脸的冲动。

        “——好吧好吧,我明白了,我不会跑的,所以……你能够先从我身上下来再说吗?”

        两仪式沉默不语,脸庞上漠无表情,漆黑的眼眸一动不动地看着穆修。她只是手脚并用压制住对方的身体,并且将手中的刀尖威胁似的对着他,因为她完全不相信对方说的话。

        毕竟是冒着生命危险才好不容易抓住对方,要是这一松手对方直接就跑了,自己那个时候能够找谁说理去。

        “……”

        “……”

        “然而就算你那么沉默地看着我,我也不知道你想表达什么啊,至少……先把刀尖拿开吧?”

        穆修很是有些无奈的退了一步放低要求,只是和服少女依然不为所动,他有些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了。

        就在这个时候,伴随着那有节奏的脚步声一同响起的,是某个故作高深的说话声——

        “哟,真是好久不见了呢,穆修君……嗯?”

        迈着相当优雅的步伐走进乳白色的西楼大厅之中,苍崎橙子一边相当优雅的给自己点上了一根女士香烟,一边相当优雅的如此笑道。

        然后,她一眼就看到了两人现在僵持着的那一幕,顿时就禁不住地笑喷了,准备好的台词自然也被打乱了。

        “噗哈哈哈哈……你、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bsp;浅上藤乃和黑桐干也也都跟在她身后,小心翼翼的越过走廊上遍地的人偶尸体,也一同走进了光线昏暗的大厅之中。

        然后,两人也是同时看到了那一幕,反应也几乎是完全相同——他们都是首先瞳孔猛地收缩,然后便都沉默不语了起来。

        “是啊是啊,真是好久不见,当初选择委托你这样的手续都不合法的事务所,真是我一生之中最大的失误……”

        被两仪式压在身下,躺在地上的穆修偏过头去瞥了苍崎橙子一眼,面无表情的这么说道。

        “话说回来,橙子你打算什么时候赔偿我违约金?”

        “唔——??!在这方面斤斤计较的男人最差劲了,先说好,我可从来没有正面泄露过你的相关信息……所以别指望我赔钱!”

        苍崎橙子叼着香烟,走到他的旁边,瞪着眼睛态度恶劣居高临下的拒绝了穆修的要求。

        而她这理所当然的说法,顿时就让后者额头上青筋绽起。

        ——所以说这家伙难道就不知道什么叫做人间失格的吗?这样恶劣的态度,她那三流事务所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算了,我就知道,那你至少让她给我起来吧……”

        与这个恶劣的女人对视了好大一会儿之后,穆修终于是有些不情愿的让步了,他低声叹息道。

        ……

        ……

        荒耶宗莲失去了所有生机的身体就在走廊到大厅的入口处靠墙摆放,静静的站着。

        乍一眼看上去,简直如同一尊毫无生气却又栩栩如生的蜡像,明明外伤只不过是断掉了一只手而已,但是却已经彻底没了生命气息。

        这让人偶专家橙子大师在简单检查了一遍之后,也是禁不住的啧啧称奇。

        ——因为她居然完全看不出,这家伙的一条命是怎么被杀掉的。

        简直就好像是什么征兆都没有,连是否遭受到了攻击都不能够确定,荒耶宗莲突然就无声无息的遭遇了“死亡”。仿佛是千夫所指,无疾而终。

        走廊上密密麻麻的都是人偶的尸体,看上去栩栩如生,但是伤口都是一刀毙命,而且没有任何的血液。

        只是在黑暗的阴影之中,这么多人偶的身体横七竖八的堆叠在一起,看上去那个场景还是禁不住的让人觉得头皮发麻……

        两仪式终于从穆修身上离开,后者默默站起身来,伸手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尘土。

        他一边硬着头皮无视掉和服少女的冰冷视线,一边思虑着等会儿要怎么解释这件事的时候,就听到了旁边传来这么一句——

        “穆修先生……晚上好?!?br />
        双手交替着放在身前,脸上挂着大小姐一般的微笑,在旁边的浅上藤乃微微弯腰鞠躬,礼仪方面无可挑剔。

        “是藤乃啊……晚上好?!?br />
        穆修回过头去看了看穿着欧式女仆风格的黑色服装,和以往的礼园学院的制服很相似的少女,从之前面无表情换上了有些无力的笑容,如此回应了一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明明浅上藤乃的行为举止都与往常没有什么区别才对,但是他总觉得少女那完美的笑容似乎变得有些瘆人……是错觉吗?

        紧接着,现场的气氛就理所当然的陷入了古怪的沉默之中了——

        “……”

        “……”

        两仪式一直在冷冷的注视着穆修,那种打量一般的视线简直如同刀子一般锋利,面对任何人的任何视线,绝大部分情况下都能够泰然处之的穆修感觉到非常不自在。

        因为这不是来自敌人的冰冷目光,但是要说是陌生人的失礼视线也相差甚远。

        事实上,他对于这样的视线并不陌生,虽然也不至于如何熟悉,但是的确是有着相当充分的经验了的,因为那多数只能够在雏菊同学身上出现。

        而且一般来说,那都是出现在自己理亏的时候。

        现在情况其实也是这样,莫名其妙的穆修觉得似乎自己有些理亏,但是偏偏两仪式和自己不熟……呃,应该算是不熟吧?

        他略有些不确定的这么想着。

        至于黑桐干也同学则是连招呼都不打,不过这并不是他没有礼貌,而是他明显就已经完全是一副失魂落魄神游天外的样子了。

        也不知道是被刚刚两仪式骑在穆修身上的那一幕冲击到了,还是因为——

        “那个,穆修前辈……你和两仪小姐,是兄妹关系吗?”

        仔细的端详了一会儿两人眉目之间的相似度之后,浅上藤乃表情甚是怪异,在犹豫再三之后,她还是将这个早就怀疑了很久的想法说了出来。

        “说起来……我觉得你们两个人的容貌真的很相似呢,而且应该不是只有我这么觉得?!?br />
        大约是因为她开口打破了沉默,并且发起了话题,大家都下意识的将视线移向了穆修和两仪式两个人的脸上。

        苍崎橙子相当严肃认真的点头:“附议,我也这么觉得?!?br />
        “……”

        “……”

        两仪式顿时就是微不可察的挑了挑眉毛,她的眉宇之间似乎出现了一丝怪异的排斥情绪,只是嘴唇微张却没有说些什么。

        穆修的嘴角微微抽搐了几下,他果断摇头道:“不是……你们为什么会这么觉得啊,稍微想想都知道不可能的吧……我不姓两仪的?!?br />
        没错,光是姓氏不同这件事上就能够看得出来区别了吧。

        一个是「两仪」,一个是「穆」,这其中差别也太大了一点儿,至少完全不是浅上藤乃的「浅上」与「浅神」的区别了??!

        “姓氏真的能够说明什么吗?”苍崎橙子很是有些不屑的冷笑一声,然后抽了口烟,仿佛有意无意的补了一刀,“况且话说回来,谁知道你的名字是真是假的啊?!?br />
        严格的来说,她还是拥有「苍崎」这个著名姓氏的魔术师呢!那可是整个十一区都首屈一指的魔导名门。然而现在她不也照样和家族断绝关系,老死不相往来?

        &bsp;甚至在被魔术协会进行封印指定的那些年里,她也是主要靠自己,最多就是有苍崎青子暗中帮忙,苍崎家可没有在这件事上出过一分力。

        &bsp;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她大概是最不相信姓氏有什么作用的那种人了。

        因为魔术师们相互重叠血液,是为了“把研究留给子孙”、“增大自己的魔力”、“延续家族的追求”,是将这些事情作为目的的

        从一开始就目标明确,所以理所当然的就不是一个亲情至上的世界。

        ——先天决定的血缘关系本身在很多时候都毫无意义,对于魔术师来说只是冰冷的筹码而已,那么后天所赋予的姓氏稍微改动一下,真的很困难吗?

        “……”

        穆修的嘴角顿时再次扯了扯,所以说这家伙是一定要拆自己的台吗?

        “关我什么事,明明就是你自己这么纠结,一件这么简单的事情都看不透,我才仗义出手的好不好?”人偶师撇了撇嘴,“你如果不跳出来的话,不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穆修忍不住扶住额头,有些无力的呻吟道:“开什么玩笑,这么说来我还得感谢你了吗?如果我刚才不出来的话,她就已经……”

        说到这里,他突然停了下来,话语声戛然而止。

        穆修有些莫名的向着某个方向看了一眼,仿佛是突然明白了什么的样子,他深呼吸了一次,然后缓缓的走到了大厅的一角。

        紧接着,在所有人不解的视线之中,他伸出双手按住墙壁,晃动身体让墙壁一下一下的撞击着自己的额头。

        “所以说啊,如果你真的不在意的话,为什么要跳出来呢?”

        苍崎橙子看见这副场景,禁不住的笑得很是开心。

        “明明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明明就这么在意她……所以说到底有什么好纠结的,光明正大的表现出来不好吗?”

        “……”

        “……”

        “所以说,所以说,所以说橙子大人你就请给我闭嘴吧?!?br />
        穆修回过头来,很是没好气地说道,“现在还是在别人家的地盘里面呢,等那个家伙交换了新的身体……你们还是好好考虑一下怎么对对付他比较好?!?br />
        不管怎么说,首先转移话题总是没错的。

        “不用担心,荒耶的人偶制作技术虽然不错,但是还远远不及我……这个过程没有这么快的,也不可能说旧的身体死亡,他立刻就能够在新的身体复苏,即使这里是他的异界?!?br />
        苍崎橙子丝毫不以为意摆摆手,她只是兴致勃勃双眼放光问道——

        &bsp;“而且这不是还有你这家伙在吗,直接秒杀他就可以了……继续说之前的那个问题,之前我只是设想,现在的话应该算是证实了吧?你和式肯定有关系……只是到底是什么关系?”

        “……关系就是没有关系?!?br />
        穆修表情冷漠的说道,准确的说是他已经不知道在这个时候该用什么表情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

  • 俄方:美方毁坏俄领事机构大门驱动装置进入搜查 2019-07-22
  • 一起嗨起来!大国重器组团跳“机械舞” 2019-07-14
  • 老师“成本”太高 日本小学用机器人教英语 2019-07-06
  • 阿呆,那是你家远祖啊,还不跪拜?[哈哈] 2019-07-04
  • 四川乐山公交车爆炸案嫌疑人已被控制 排除恐怖活动 2019-07-02
  • 军报评论:筑牢和平安全的共同基础 2019-07-02
  • “调整断面”治污,如此欺下瞒上必须严查 2019-06-29
  • 走在奠基路上----写在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之际 2019-06-28
  • 最新全省国民体质监测结果发布 广东人“长肉”速度加快 2019-06-27
  • 你用人家文字,征求人家同意吗?[微笑] 2019-06-27
  • [福]什么是“幸福”?这两个字所表示的直接含义就是:“幸”是指机会,“福”就是指拜求神赐田地生长粮棉等生物而足食丰衣。 2019-06-20
  • 【“健”识早知道】“垃圾睡眠”比失眠还可怕?四招助你一夜好眠! 2019-06-20
  • 把课堂上的重点难点录下来 教学类短视频平台前景几何 2019-06-17
  • 肖毅深入南城黎川调研中央环保督察反馈问题整改工作 2019-06-13
  • 摩拜免押金随便骑?但你的钱可能还退不了 2019-06-10
  • 竞彩足球混合过关规则 足彩进球彩开奖结果查询奖金 二连码赔率 双色球怎么中大奖的 广东36选7几开奖时间 贵州快3和值图 黑龙江快乐十分电子图 文昌梦兆图梦册七星彩 35选7达芬奇密码 体育彩票走势图怎么 天津福彩开奖直播 球赛投注在哪里投 骨牌牌九游戏单机下载 福彩3d跨度走势图查询 3D组六六码遗漏2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