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肖毅深入南城黎川调研中央环保督察反馈问题整改工作 2019-06-13
  • 摩拜免押金随便骑?但你的钱可能还退不了 2019-06-10
  • 【那曲天气】最新那曲今天天气,实时提供那曲气温、空气质量、24小时天气预报、生活指数查询 2019-06-09
  • 这一次,蔡英文让整个台湾吞下“奇耻大辱”! 2019-06-09
  • [调皮]“谈判技巧”始终摆脱不了“被迫谈判”的尴尬! 2019-06-06
  • 绥芬河展馆在哈洽会上惊艳亮相 2019-06-06
  • 成功的“北斗星通模式”推动企业的快速发展 2019-06-04
  • 高清:法国男模队亮相 众星云集你中意谁? 2019-06-04
  • 淘票票实施全链路营销策略,推动电影宣发进入“共振”时代 2019-05-19
  •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年度报告(2013)》出版发行 2019-05-16
  • 婚车停道路中间新人下车跳舞 交警一经查实将严处 2019-05-16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5-14
  • 郑板桥的“六分半书” 2019-05-14
  • China Fokus Richtungsweisende Zwei Tagungen stellen Weichen für neue ra“ 2019-05-06
  • 彭佳慧街头拥吻小16岁嫩男 前夫首发声:一起保护这个家 2019-05-05
  • 第一五二四章 一夜之间

    作品:《道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流文学] //www.htrq.net 更新最快!

        “是!”范专领命而去,出了书房能看到多了很多生面孔,都是派来?;さ男奘?。

        而整个高府显得很安静,除了一些必须使唤的下人,所有人都被严禁在府内不得出自己的房门,有些甚至被集中在了一块看管。

        高府上下隐隐意识到了,这是要有大事发生的感觉……

        大司空大晚上的召见,百官不敢耽误,纷纷赶来。

        来之前也不知是召见这么多人,直到来到后,才发现高府俨然成了朝堂,俨然是一场朝会。

        不少人心里嘀咕,这样好吗?高大人就不怕陛下知道后不快?

        不管怎么样,天塌了有个子高的顶着,既然来了,不妨听听是怎么回事也好。

        待到人来齐了,拥挤一堂的百官们等候了一阵后,才见高见成现身,众人纷纷站起拱手拜见。

        高见成主位落座,伸手示意大家坐下后,威仪凛然道:“想必前些日子,在场的诸位中有不少人都听说了三大派掌门入宫,陛下拜见而不得见的事?!?br />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人吭声,就坐在高见成边上的商永忠更是眼珠子滴溜溜乱转,心里嘀咕,不知这老狐狸搞什么名堂。

        高见成又道:“想必诸位也都听说了,庸亲王灭了晓月阁后,公然指责陛下为当年谋害宁王的凶手?!?br />
        这种事,众人越发不敢吭声了,静静着,有些人更是眼观鼻、鼻观心当做什么都没听见一般。

        高见成目光环顾众人,这次真正是语出惊人,“三大派已经做出了决定,废除当今陛下,拥立庸亲王!”

        “??!”现场惊哗声一片,有人更是惊的站了起来。

        其中便有商永忠,心惊肉跳道:“大司空,怎么会这样?”

        高见成抬手摁了摁,示意站起的坐下后,继续说道:“变故就在今晚,此时的皇宫大内,已经被三大派给控制了?!?br />
        范专领着一名下人来了,下人手里端着一只托盘,装有一物蒙着红布。

        托盘亮相后,范专一把揭开红布,露出了一颗首级,首级面容亮给了大家看。

        有人惊呼一声,“尕府令!”

        高见成挥手,范专又带着托盘退下了,“不错,是尕府令。就在各位来到之前,尕府令冒险出宫,来了我这,然一出门就被人给斩杀。三大派的意图很明显,陛下若抗拒不从,则陛下和皇子们皆性命不保,而陛下的态度自然是坚决,然我们这些做臣子的,不能坐视陛下的性命不顾,当尽力保全,就是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众人目光急闪,思索整个事态,之后有人试着问了句,“不知如何力保?”

        高见成简简单单一句,“我等若号令燕国上下从命,三大派自然用不着为难陛下?!?br />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高见成明白,他若是不表态的话,怕是没人敢轻易表态,遂道:“三大派已经答应了老夫,我等若能保证燕国的军政大权顺利交接,则保证陛下的安危!”

        什么叫三大派已经答应了你?众人又不傻,这是已经和三大派谈妥了??!

        商永忠沉声道:“高大人,咱们这些人可是和庸亲王结下过冤仇的,一旦庸亲王上位,岂有我们的活路!”

        他是最害怕的一个,当初平叛吴公岭时,他可是亲自把商朝宗给拿下了押到京城的,令商朝宗吃了不少的苦头,差点害商朝宗丢了性命。

        高见成:“王爷多虑了,论得罪,我比王爷有过之而无不及,庸亲王已经答应了我,一切既往不咎。王爷,我都不怕,你又有何可怕?”

        好家伙!众人心中惊呼,感情这位已经和商朝宗勾结上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一件事,高见成向众人保证,商朝宗绝不对大家搞清算,并保证一切如旧,无非就是朝廷的主子换个人而已。

        他现在是?;逝傻牧煨?,也算是为了南州那边暗中经营了多年,朝廷这边的要员,许多人都是他一手提携起来的,这些年的排除异己不是白耍的,有他作保,他的人自然是没什么意见的。

        高见成把意思说清楚了,也把态度表明了,待得到众人响应后,立刻进行安排。

        现在众人要做的是,就是防范宫中不知经过什么渠道通令各方,要众人回去立刻传讯各地的自己人,稳住局面。

        换句话说,没得到他们的允许,各地的人不要遵朝廷旨意,确保各地不会出事,保证皇权的顺利交接。

        待众人散去后,商永忠木讷在座位上,他清楚,眼前的这些人,掌握着燕国上下大大小小的权力,这些人反了,加之三大派修士力量的压制,商建雄翻不起了浪来。

        他在那发傻,高见成什么时候走到了他的身边,他都不知道。

        “王爷何故愣怔?”高见成发问。

        商永忠醒过神来,抬头看着他,叹道:“高大人,陛下对你如此器重和信任,你却把陛下的朝堂给一锅端了,让陛下情何以堪?”

        高见成:“王爷,三大派都站到了庸亲王那边,我们又能抵挡多久?陛下要和庸亲王鱼死网破的话,难道咱们也要陪葬吗?王爷,你刚才一直没吭声,我现在只要你一句话,选陛下还是选庸亲王?”

        商永忠回头看向了门外的夜色,苦笑,“我若不答应,只怕一出这门就要成为下一个尕公公吧?我还有得选择吗?”

        高见成:“王爷知道就好,你是燕国大司马,京畿守军都知道你是陛下的心腹,你出面,守军不会有疑。京畿守军将领都是陛下的亲信,现在需要你出面控制局面,免得京城出现大乱?!?br />
        商永忠摇头,“我这个大司马就是个摆设,京畿兵权都在陛下手中,一旦陛下有变,大军必然勤王,哪是我能控制的,我喊破嗓子都没用?!?br />
        高见成:“所以要你出面,持陛下旨意,以莫须有罪名,以雷霆之势迅速将京畿主将给拿下撤换,该换什么人稳定局面,王爷再怎么说都是浸淫军务多年的人,心里应该清楚?!?br />
        商永忠愕然:“假传陛下旨意?”

        高见成颔首,“宫中会送出陛下玺印,旨意想怎么写,我们说的算。王爷,要快,晚了,传出了风声,恐怕不妙!立下此功,庸亲王定会既往不咎。王爷,庸亲王在南州等着看着,最后的机会,不可错失??!”

        商永忠真不想搞这事,继续保持这个局面多好,可是眼前的事情明摆着的,失去了三大派的支持,陛下最多只能狗急跳墙一番,难以改变最后的结果。

        于是站了起来,沉默着点了点头。

        高见成当即招了一批修士出来,陪着商永忠离去办事。

        这一晚,商永忠成了会面者中最忙的一个。

        拿着皇帝的“旨意”先控制了军机中枢,之后奔赴京畿驻军各地,连夜奔波不停,宣布“旨意”以莫须有罪名将一批批将领给拿下了,换上了比较可靠的人,并传旨驻军离京平叛,不管怎么说,先把人马给调离京城一带再说。

        这位一旦做出了抉择,办事也狠,把那些以莫须有罪名的将领带走以后,也不存在什么关押审讯,直接带到没人的地方给砍了,防止变故。

        一夜之间,京畿驻军将领的脑袋掉了几百颗。

        而在这边动手之前,紫金洞那边已经就近调动了自己势力范围内的人马,命火速赶往京城。

        各种人马调动的异常,军情人员皆通过军事情报的方式传到了军机处,或有谍报司人员暗中上报。

        然军机处已被商永忠控制了,所有异动情报皆被商永忠按住了,上报给皇帝也没用,皇帝已经被三大派给秘密软禁。

        谍报司那边,大内总管田雨也被人秘密控制了,与皇帝控制在一块。

        说白了,这是一场涉及到内内外外的大规模政变。

        处理完外面事务后,宫门大开,商永忠勤王救驾,率领他手上的一支人马进宫了,拿着皇帝的旨意控制了宫中的禁卫军。

        这人马来来往往的,京中各府衙不是瞎子,都有所察觉,但都被各府衙主官压制了,命不许妄动,照常处理事务便可。

        这一夜,连一些百姓都察觉到了京城的气氛有些诡异。

        确定控制了京城内外局势后,三大派松了口气,而有些人也终于露出了獠牙。

        天蒙蒙亮时,被封锁的御书房内。

        坐在御案后的商建雄熬了一夜,双眼布满血丝,地上砸碎了一堆东西。

        大内总管田雨则在御书房内焦虑徘徊着,在等消息。

        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只见紫金洞长老申报春领着人闯入了被封锁的御书房内,面对商建雄漠然道:“陛下,下旨吧!”

        砰!商建雄拍案而起,怒道:“你们有本事就把寡人给杀了!”

        想让他下旨交权,封商朝宗为什么摄政王,想得美!

        申报春一声冷笑,不再理会,商建雄自己不下旨,自然会有人帮他下旨,转身走到了田雨跟前,盯上了田雨,“田总管,谍报司的隐秘名单交出来吧!”有一些重要名单只有田雨一人有掌握。

        田雨微笑躬身,“申长老,这事要请陛下旨意才行?!?br />
        “是吗?你以为你给不给还重要吗?”申报春不屑一声,的确不重要,少掌握一些密探影响不了大局,倒是这个被软禁的家伙还能把人给弄出去通风报信,很不简单,留在商建雄身边更显危险。

        唰!突然拔剑,一剑寒光,没入了田雨的心窝。

        唰!宝剑归鞘。

        商建雄瞪大了双眼,眼睁睁看着满脸痛楚的田雨慢慢倒下。

        ps:今晚可能无加更。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

  • 肖毅深入南城黎川调研中央环保督察反馈问题整改工作 2019-06-13
  • 摩拜免押金随便骑?但你的钱可能还退不了 2019-06-10
  • 【那曲天气】最新那曲今天天气,实时提供那曲气温、空气质量、24小时天气预报、生活指数查询 2019-06-09
  • 这一次,蔡英文让整个台湾吞下“奇耻大辱”! 2019-06-09
  • [调皮]“谈判技巧”始终摆脱不了“被迫谈判”的尴尬! 2019-06-06
  • 绥芬河展馆在哈洽会上惊艳亮相 2019-06-06
  • 成功的“北斗星通模式”推动企业的快速发展 2019-06-04
  • 高清:法国男模队亮相 众星云集你中意谁? 2019-06-04
  • 淘票票实施全链路营销策略,推动电影宣发进入“共振”时代 2019-05-19
  •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年度报告(2013)》出版发行 2019-05-16
  • 婚车停道路中间新人下车跳舞 交警一经查实将严处 2019-05-16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5-14
  • 郑板桥的“六分半书” 2019-05-14
  • China Fokus Richtungsweisende Zwei Tagungen stellen Weichen für neue ra“ 2019-05-06
  • 彭佳慧街头拥吻小16岁嫩男 前夫首发声:一起保护这个家 2019-0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