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肖毅深入南城黎川调研中央环保督察反馈问题整改工作 2019-06-13
  • 摩拜免押金随便骑?但你的钱可能还退不了 2019-06-10
  • 【那曲天气】最新那曲今天天气,实时提供那曲气温、空气质量、24小时天气预报、生活指数查询 2019-06-09
  • 这一次,蔡英文让整个台湾吞下“奇耻大辱”! 2019-06-09
  • [调皮]“谈判技巧”始终摆脱不了“被迫谈判”的尴尬! 2019-06-06
  • 绥芬河展馆在哈洽会上惊艳亮相 2019-06-06
  • 成功的“北斗星通模式”推动企业的快速发展 2019-06-04
  • 高清:法国男模队亮相 众星云集你中意谁? 2019-06-04
  • 淘票票实施全链路营销策略,推动电影宣发进入“共振”时代 2019-05-19
  •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年度报告(2013)》出版发行 2019-05-16
  • 婚车停道路中间新人下车跳舞 交警一经查实将严处 2019-05-16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5-14
  • 郑板桥的“六分半书” 2019-05-14
  • China Fokus Richtungsweisende Zwei Tagungen stellen Weichen für neue ra“ 2019-05-06
  • 彭佳慧街头拥吻小16岁嫩男 前夫首发声:一起保护这个家 2019-05-05
  • 第2265章 大妖残宝

    作品:《至尊?;?/a>》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流文学] //www.htrq.net 更新最快!

        现在看来则是难了,有苍曦宗插手,能够卖出心理价位,就是不错了。

        在南州,众多强者的生存,都要受圣门的庇佑,否则,许多地方则是寸步难行。

        得罪了苍曦宗,也等于得罪了整个圣门的联盟,这也是圣门长久以来,能够一直壮大的原因。

        一直以来,圣门固然内斗不断,相互的摩擦有愈演愈烈之势,但是,在对待外敌时,向来同气连枝,共同进退。

        “冉长老既是要买,那就以这个价格的九成成交吧……”

        那摊主很识趣,主动降价,想要结一个善缘,这个价格对于他来说,实是有些亏了。

        要知道,现在的竞拍价,仅是一件大陆级神器的价格而已,这摊主虽是不识盒中之宝的真正价值,却也是知道,盒中之宝的底细并没有真正摸透,比想象的价值要大。

        冉长老微笑颔首,对于摊主的识趣也很满意,很干脆的达成交易。

        “慢着,冉长老?!?br />
        一个声音响起,一支队伍走了出来,为首的是一个青年,气度迫人,极是俊逸,有着一种邪异的俊美。

        “是你,有何事?”冉长老皱眉,认出来人,有着不悦。

        周围,许多人惊呼,也是认出这青年的来历,乃是古城中三大联盟之一的主事者。

        在外人看来,并不知晓血月山掺和进来,只知道这青年所属的第三大势力,足以与圣门,杀道平起平坐。

        至于青年的真正来历,却是罕有人知晓,只知这青年姓贺,称之为贺先生。

        冉长老面色不愉,对于血月山插手古城之事,他本就不赞同。奈何圣门联盟同意,他也不方便说什么。

        现在,这青年贺先生突然出现,摆明要横插一脚,让冉长老生出怒意。

        “冉长老不要误会,我只是对盒中之宝有些兴趣,想要一观,并没有夺人所爱之意?!?br />
        贺先生笑着拱手,提出观赏盒中之宝的请求,并愿意付出一成竞价的观赏费。

        一时间,众强者也是纷纷起哄,想要一观盒中之宝。

        在场人群中,不乏眼力高明之辈,之前会不断竞价,就是相信自身的眼力。

        现在,既是竞价无望,都想看一看盒中之宝,确认自身的眼力无误。

        当然,若是盒中之宝的价值,并比不上竞拍价,之前看走眼了,这也是许多人乐见其成的。

        也有人存着其他心思,若是盒中之宝的价值,远超预期,则会不计一切争夺,不能给冉长老颜面。

        冉长老冷哼一声,在场这些人的心思,他又如何不清楚。

        随即,他看向秦墨,探询小师叔的意思,后者则是点头,示意无妨。

        秦墨相信,除非有是严骔这样的冥土生灵存在,否则,无人能够认出盒中之宝的真正价值。

        贺先生则是眯着眼睛,深深看了看秦墨,他有探查到,这神秘年轻人在苍曦宗的地位非同一般,看来真是如此。

        旁边,那摊主见冉长老,贺先生达成共识,也是直接打开封宝盒。

        当即,一道光芒冲起,狂暴妖力涌动出来,冲击的四周人群纷纷后退。

        在封宝盒中,放置着一个残缺的底盘,其上流转炽烈妖力,令人心惊不已。

        “这是盖世大妖铸造的神器……”

        “非同一般??!这神物虽是残缺,但是,却是神器重要的一部分?!?br />
        人群中,眼力高明者议论纷纷,都是露出震惊、贪婪之色,认出盒中之宝的其中一层价值。

        许多人心动不已,盖世大妖铸造的神器,若是完整的,必然超越大陆级层次。

        这盒中之宝固然残缺,但是,乃是神器的核心部分,其价值要稍稍超过大陆级神器。

        这样的宝物,对于主宰境之上的强者来说,吸引力无比强烈,若是能够获得,对于自身的修为有着莫大裨益。

        此时,许多人都是知晓,冉长老则是赚了,这盒中之宝的价值,比竞拍价要高上不少。

        然而,贺先生眼中却有些失望,他本以为盒中之宝,有什么惊世之处。

        一件价值稍稍超过大陆级的神器,由此与冉长老结怨,对于贺先生来说,则是有些得不偿失。

        “冉长老,我出五成竞拍价,作为赔礼?;刮鸺??!焙叵壬奔垂笆炙档?。

        冉长老点头,不再说什么,贺先生既是拿出诚意,在表面上,他至少不能说什么。

        “多谢冉长老,多谢贺先生?!?br />
        那摊主很识趣,收到酬劳后,立刻交上盒中之宝,快速离去,生恐卷入两大势力联盟的旋涡中。

        此刻,秦墨则是微微皱眉,看向贺先生的身后,在血月山的那群随从中,有着一个女子,看起来样貌平凡,并不起眼。

        可是,若在秦墨眼中,这女子却有雾里看花的朦胧,令他心中一惊,这是极上乘的幻术。

        那女子似是感受到秦墨的注视,也是看了过来,她眼中跳动绝艳的光彩,似是很惊讶,竟有人识破了她的伪装。

        秦墨眉头一挑,收回目光,似是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冉长老达成交易,说了几句客套话,便与秦墨一起离去。

        “大人,苍曦宗那年轻人很不一般?!?br />
        在离开临时城镇的路上,贺先生低声说道,对于那容貌平凡的女子说道,态度很恭敬。

        “确实非同一般,此人也修炼秘法,我竟看之不透?!蹦桥涌?,声音无比悦耳,却也透着上位者的威严。

        贺先生一惊,这女子也无法看透的年轻人,那可是不能小窥。

        “我有预感,这次破解古城核心禁制,苍曦宗恐怕是关键。你要盯紧一点?!蹦桥佑值?。

        贺先生点头,他早就派了暗探,监视苍曦宗的动向。

        ……

        古城中,苍曦宗驻地的庭院。

        秦墨说起贺先生随行的那女子,认为其非同一般,恐怕是血月山隐藏的强者。

        “这不奇怪!血月山随行的强者中,绝不止贺先生一人,还有其他隐藏的大高手?!?br />
        冉长老皱眉,这般说道。

        对于血月山,圣门联盟也是头疼不已,这一势力无比古老,也无比神秘,有着难以测度的底蕴,即便是圣门联盟也不愿轻易得罪。

        贺先生的实力,也比预想的要强大许多,冉长老推测,贺先生隐藏了许多力量,其真正的实力,恐怕比之冉长老也不遑多让。

        “血月山有秘法,可以锁住生灵的生机,贺先生的真正年龄,比想象的要大许多?!比匠だ先绱怂档?。

        秦墨等听了很吃惊,这种秘法还是第一次听到,着实是有些诡异。

        “小师叔,这件东西到底是什么宝物?”冉长老问起盒中之宝。

        以冉长老的眼力,虽是没有认出盒中之宝的另一层真面目,却也是察觉出来,并不似表面上那么简单。

        银澄吹出一口气,蕴着精纯的妖族圣火,而后便见那残缺底盘亮起,缕缕纹路浮现,竟是腾起无比炽烈的妖焰。

        四周,在场众人都是察觉到,这底盘中蕴着庞大妖力,竟是盖世大妖灌注了一部分妖力在其中。

        这样的玄机,也唯有银澄能够察觉,它的妖族圣火能够感应到这一玄机,其他人都是无从察觉。

        秦墨很是震惊,他也没有察觉到这一玄机,难怪狐狸那般急迫,想要得到这一盒中之宝。

        “原来如此,这一次赚到了?!比匠だ暇膊灰?,深深看了看银澄,暗暗点头。

        这狐狸的伪装,乃是言璃的记名弟子,若是其能够强大起来,冉长老自是乐见其成。

        随即,一行人商议一阵,这些天古城风云聚会,怕是快要冲击古城深处的禁制了,要做好准备。

        看着冉长老离去,秦墨又看向严骔,盒中之宝只是见证了一层的东西,还有另一层的价值要确认,究竟是否是冥土传说中重器的一部分。

        严骔搓了搓手,布置了一重禁制,隔绝了外界,从银澄手中抢过这底盘。

        “小心点,别弄坏了本狐大人的宝物!”银澄咕哝道。

        秦墨瞪目,这狐狸真不要脸,明明算是他付得钱,就成了这狐狸的东西。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

  • 肖毅深入南城黎川调研中央环保督察反馈问题整改工作 2019-06-13
  • 摩拜免押金随便骑?但你的钱可能还退不了 2019-06-10
  • 【那曲天气】最新那曲今天天气,实时提供那曲气温、空气质量、24小时天气预报、生活指数查询 2019-06-09
  • 这一次,蔡英文让整个台湾吞下“奇耻大辱”! 2019-06-09
  • [调皮]“谈判技巧”始终摆脱不了“被迫谈判”的尴尬! 2019-06-06
  • 绥芬河展馆在哈洽会上惊艳亮相 2019-06-06
  • 成功的“北斗星通模式”推动企业的快速发展 2019-06-04
  • 高清:法国男模队亮相 众星云集你中意谁? 2019-06-04
  • 淘票票实施全链路营销策略,推动电影宣发进入“共振”时代 2019-05-19
  •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年度报告(2013)》出版发行 2019-05-16
  • 婚车停道路中间新人下车跳舞 交警一经查实将严处 2019-05-16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5-14
  • 郑板桥的“六分半书” 2019-05-14
  • China Fokus Richtungsweisende Zwei Tagungen stellen Weichen für neue ra“ 2019-05-06
  • 彭佳慧街头拥吻小16岁嫩男 前夫首发声:一起保护这个家 2019-05-05